金融监管新格局亮相 重拳疗毒险企五宗罪

《投资者报》 张海云 2018-03-26 00:00:00 阅读: 收藏

去年以来,保险行业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大整治:治乱象、防风险、补短板和服务实体经济。监管机构披露的公告显示,罚单接连不断,违规事实触目惊心。


个别激进公司存在着诸多问题,如股权结构复杂、实际控制人凌驾于公司治理之上;资本不实,挪用保险资金自我注资、循环使用、虚增资本;违规代持、超比例持股,把保险公司异化为融资平台等等问题。


根据去年监管层出具的这些罚单,《投资者报》记者总结出了五大乱象,以此提醒保险公司要引以为戒、及时整改,让保险行业回归健康发展之路。


3月21日,在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公布一周后,全新的监管机构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银保监会”)首次亮相,中国金融监管新格局正式拉开序幕。一时间,保险业监管何去何从成为市场关心的问题。


事实上,在综合金融大发展的背景下,回归混业监管是大势所趋,无论监管环境如何变,推动保险业稳定健康快速发展的目标并未改变。


乱象一:
违规持有股权


股权结构是公司治理的重要内容,也是决定公司业务战略和风险偏好的核心基因。此次严监管,股权结构是监管层治理的重心之一。


过去几年,少数保险公司业务激进、治理结构混乱,一些股东在股权转让和增资中存在编制和提供虚假材料、违规代持等行为。


股权代持一直是保险业的痼疾,各路资本借由各种马甲公司代持的方式潜伏于保险业。他们之间不乏将保险公司视为融资平台和“提款机”者。一些产业公司通过旗下的金融平台,以名目繁多的金融产品和杠杆资金组织形式,在不同属性的业务之间腾挪资产,放大了杠杆,增加了系统性风险的隐患。


如果没有良好的公司治理,金融机构容易被大股东的动机所绑架。股东追求利润的欲望如果不能得到相应的约束,做大的不是规模而是风险。如何从源头健全公司治理结构,有效防范经营风险,成为摆在监管层面前的重要使命。


今年“两会”期间,保监会副主席黄洪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只要有违规股权情况就会严肃查处。统计显示,去年以来,华汇人寿、昆仑健康、君康人寿、安华农险、利安人寿、长安责任保险相继被披露存在违规股权的问题。


华汇人寿被出具监管函的原因,一是未在规定时限内向保监会报告股东股权被查封等事项;二是存在股东违规股权代持、超比例持股等事项。不过保监会并未披露具体股东情况。2011年成立的华汇人寿近年来处境“堪忧”。早在2014年,华汇人寿就深陷股权纠纷。根据公司网站披露的信息,2013年公司六大股东分别为沈阳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人和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20%)、北京富德投资有限公司(20%)、大连三德投资有限公司(20%)、大连瑞德投资有限公司(10%)、大连万朋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0%)。


由于股权纠纷,当时保监会对华汇人寿开出监管函,至今仍未解除。华汇人寿自2013年起年报均未披露,近年来保费收入也处于行业末尾。有据可查的数据显示,2012年〜2017年,华汇人寿保费收入分别为1.4亿、2.5亿、4.1亿、4亿、8.9亿、2.3亿,保费收入水平排名倒数,且连年亏损。


被点名的长安责任险则存在股权变更不规范、股东违规投资入股的问题。长安责任险股东江苏省高科技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7.54%)与北京林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持股7.54%)的股权转让行为未告知公司,也未报告保监会。


此外,早在2012年3月30日,长安责任险股东泰山金建担保有限公司(持股9.62%,合计15600万股)与天津中方荣信签署了《股权收益权转让协议》,约定泰山金建及其指定方认购15000万股长安保险股份,股价款由中方荣信承担。2012年4月,泰山金建与公司股东南通化工签订《股份代持协议书》,约定泰山金建拟认购长安保险新增5000万股股份,该股份委托南通化工代持。而根据《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股东不得以非自有资金向保险公司投资,且不得委托他人或者接受他人委托持有保险公司的股权,泰山金建显然违背了保监会的规定。


昆仑健康公司也是被保监会公开处罚的一个案例,2017年12月份,保监会发函称,经查,深圳市宏昌宇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等7家公司在投资入股昆仑健康、申请相关行政许可过程中,提供虚假财务报告,做出资金来源为自有资金、股东之间无关联关系等不实陈述,存在编制提供虚假材料的行为。依据有关法律规定,撤销有关西藏恒实投资有限公司等3家公司增资入股昆仑健康的行政许可,清退违规取得的股权,并将相关投资人和中介机构列入市场准入黑名单。


同时,保监会责令昆仑健康三个月内引入合规股东,在引资完成前不得向违规股东退还入股资金,确保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维护公司稳定经营,切实保护投保人利益。


如今三个多月的期限已经到了,昆仑健康仍未确定新的股东对象。在限制违规股东权利方面,昆仑健康对外称,该公司第一时间将保监会的要求转告给相关股东,自通知之后,相关股东均未参加公司的股东会议。根据保监会此前的说法,逾期未完成引资的,监管部门将视情况采取进一步监管措施。


君康人寿则是因为股东福建伟杰投资公司使用非自有资金入股,保监会要求福建伟杰在三个月之内退出。君康人寿的另一名股东福州天策实业有限公司由于委托他人代持股份,从而超比例持股,被保监会勒令在1年内转出股份。该公司目前的实际控制人是忠旺集团创始人、原中国忠旺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忠田。


乱象二:
虚假出资循环出资


虚假出资被监管层列在保险行业违法违规危害性的首位,集中表现在保险公司股东利用保险资金自我注资、循环使用;通过增加股权层级规避监管、使用非自有资金出资;入股资金未真实足额到位或抽逃资本金。


其中以被接管的安邦保险最为典型。2月23日,保监会正式宣告接管安邦,期限一年。原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涉嫌经济犯罪被提起公诉,这个罪名或许与安邦虚假出资、循环注资的资本运作有关。


资料显示,安邦成立于2004年左右,以5亿元起家,短短十来年,发展到了总资产近两万亿元的庞然大物,旗下拥有产险、寿险、健康险、银行等多块牌照。加拿大注册金融分析师郭婷冰在其撰写的《穿透安邦资本魔术》中提到,6名个人投资者用5.6亿元的资金,投资于49家号称总注册资本达到24亿元的企业,再通过层层类似“幼蛇吞巨象”的控股方式,撬动对安邦98%的股权、600多亿元的注册资金和超过19000亿元的资产。郭婷冰称,安邦股权结构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些个人股东并未实际出资600多亿元现金支撑安邦的运作,而是进行了虚假出资、循环出资。


事实上,随着金融控股集团越来越普遍,这种虚假出资、循环出资的问题也屡禁不止。此次“两会”上,刚卸任央行行长的周小川透露,央行正牵头制定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规则,加强资本真实性、资本质量以及资本重组的管理。




乱象三:
违规关联交易和利益输送


关联交易是保险业监管的一个核心内容,因为不正当利益输送往往通过关联交易实现。


当前的保险业关联交易数量居高不下,隐蔽性、复杂性不断增强,有的利用关联交易掏空保险公司,有的甚至将保险机构作为融资平台,成为保险公司重大风险隐患。


去年10月份,4家公司被查出在关联交易上存在问题,分别是:百年人寿、中华联合保险、利安人寿、信泰人寿。这4家公司自监管函下发之日起6个月内,被保监会禁止直接或间接与公司关联方开展包括借款等在内的部分交易。


即便满了6个月,保监会还对这5家公司设置了3个月的观察期。观察期内,保监会将对监管措施的落实情况进行检查,视情况采取后续监管措施。


其中,百年人寿及其资管公司被禁止直接或间接与上海七泰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网金控股(大连)有限公司、大连爱立方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及上述公司控制或施加重大影响的组织开展借款等在内的关联交易。


中华联合保险及其保险子公司被禁止直接或间接与大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开展重要关联交易。


到利安人寿投资关联方的信托项目完全收回本息之日为止,该公司被禁止直接或间接与关联方开展借款等交易。


信泰人寿被禁止直接或间接与嘉兴信业领信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绍兴领雁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上述企业控制或施加重大影响的组织开展借款等交易。


从本次被下发监管函的公司整体情况来看,上述公司均为在评估中监管评分较低的公司,主要问题集中在公司章程与“三会一层”运作、内控与合规管理、关联交易管理以及股东股权等方面。其中,董事会运作不规范、关联交易管理不合规、内控审计管理弱化、薪酬考核机制不到位四个方面的问题较为突出。


乱象四:
偿付能力数据不真实


对于监管层来说,给保险公司划出一条偿付能力红线,是为了保障保险公司的健康运营,但是实际运行过程中,也有不少的保险公司出现偿付能力数据不真实的问题。


保险业偿付能力数据真实性问题主要包括资本不实、资产不实、准备金评估不实、风险综合评级基础数据不实、信息披露不实等。面对自身造血功能不足,有的公司主要依靠股东注资、财务再保险、房地产来提高偿付能力。


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在今年3月4日〜5日举行的偿付能力监管专家咨询委员会咨询专家研修班上曾表示,国内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数据不真实的问题较为突出,侵蚀了偿付能力监管基石。


去年二季度,弘康人寿就因报送的偿付能力报告、资产公允价值计量不符合“偿二代”监管规则和会计准则规定被发监管函,这是保监会组织保险公司开展偿付能力数据真实性自查工作以来公布的首个案例。


在保险公司增资风险上,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曾严厉地指出:“如果保险公司增资的资本不是股东的真金白银,而是利用保险公司自身的资金,通过复杂的金融产品和资产管理计划等途径进行自我注资、虚假增资,那么偿付能力监管体系可能就成为保险行业的马奇诺防线,被绕过去。”他表示,虚假增资严格来说就是一种犯罪。


乱象五:
非理性举牌和大肆跨境并购


此轮保险行业的监管风暴就是始于2016年下半年保险资金在资本市场的疯狂并购、举牌,引发市场资金跟随,造成了股市大幅波动,甚至金融资本一度抢占实业资本地盘,影响实体经济的发展。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以安邦保险为代表的公司。


所以,面对保险行业的沉疴,需要下狠心来重拳刮骨疗毒。我们看到,监管层也确实下了重拳,出台了一系列的严监管政策。今年2月份,监管层称,经过一年多的治理,保险行业股权、资本、产品、渠道等多个领域的乱象不断得到规范。这些政策是否会有效防控现有乱象?是否能促进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投资者报》将持续追踪。■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华夏幸福成功中标中山民众PPP项目 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创新磁极

积极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华夏幸福在行动。17日,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夏幸福 SH,600340)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取得《中标通知书》,确认公司为中山市产业平台(民众园)综合开发PPP项目的社会资本方中标单位。

转型升级初见成效 深圳惠程2018年一季度业绩迎爆发式增长

4月16日晚间,深圳惠程(002168)发布了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6亿元,业绩同比增长29倍。从业绩增长原因来看,新增业务发力,同时一季报还预计2018年上半年度将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2.5亿元,2018年公司有望迎来历史最好业绩。

光正集团收购案疑为“卖壳”铺路 关键数据差异惹争议

光正集团并购新视界眼科可以快速增强前者的持续盈利能力,但其中存在的关联交易、资金缺口、管理、财务数据存在差异等诸多问题也亟须解决

投资头条 MORE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李斌从摩拜蹊跷抽身 要从全渠道转变为做精深?

从摩拜退出,也使得人们认为李斌终于不再求做广,做多,而是更多专注于蔚来汽车的发展,做深做精。其实,一直以来李斌眼光独到,他不仅看项目看得准,还能拉来众多大佬级投资人参与其中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基金称“白马”估值重塑 笑纳稀有“独角兽”回归

4月18日的降准超出市场预期,此次降准的量级超过前期,因此,对股债两市均形成利好,这无疑提振了市场和投资者的信心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