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银行困局中换帅 新董事长彭纯何以突围

《投资者报》 记者 占昕 2018-02-12 12:30:00 阅读: 收藏

面对不利局面,业内担心单凭老将彭纯的一己之力是否能够突围。“彭纯的优势是深知交行的长处与短板,但交行内部系统、文化之间的冲突矛盾已根深蒂固,如何改革突围,困难也很多。”

  
  业绩放缓、案件频出、人心浮动、转型滞后,在过去的几年里,时运不佳的交通银行开始渐渐落后于其他大行和部分股份制银行,陷入一种尴尬的发展境地,成为正在变动中的新一任领导班子必须面对的难题。
  
  2月1日,未满62周岁的交通银行董事长牛锡明辞去其在交行的各项职务,转由现年56岁的行长彭纯接任。交行公告称,彭纯将出任交通银行新一任党委书记、董事长、董事会战略委员会(普惠金融发展委员会)主任委员,待董事长任职资格获批后,他将不再担任副董事长。与此同时,彭纯辞去行长一职,在新行长任职资格获准前,代为履行行长职责。
  
  去年8月,牛锡明曾因身体原因告休一段时间,期间彭纯代为履行职责。
  
  对新行长的人选情况,交行公告未予透露,除了董事长彭纯较为确定外,新一任领导班子何时到位目前仍无法预计。遗憾的是,由于人事变动正在进行中,交通银行方面未就相关变化和经营现状回应《投资者报》记者的采访,仅表示以相关公告和官网资料为准。
  
  业绩被赶超 转型缓慢
  
  在牛锡明休养治疗期间,彭纯已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近6个月。作为一名老交行人,彭纯自1994年起任交通银行乌鲁木齐分行副行长以来,除掉2010年至2013年间因出任中投公司副总经理兼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而暂别交行,其在交行总计度过了长达21年的职业生涯。
  
  但就是这样的老将能否率领交行走出现有困境,这在交行及业内看来也还是个未知数。作为中国第一家全国性国有股份制商业银行,交行于2005年和2007年先后在香港和上海上市,是第一家在境外上市的国有控股大型商业银行,但由于近年发展滞后,风光程度已非昔日可比。
  
  与工农中建均是万亿元起跳的市值相比,交行市值如今常年徘徊在5000亿元左右。以月末收盘计算,《投资者报》记者发现,自2016年3月后,招商银行的市值就开始总体领先于交行。以2018年2月8日收盘时为例,招商银行有近8000亿元的总市值,交通银行却只有5000亿元左右,远远落后于前者。
  
  业绩增速缓慢令交通银行的市场地位一再下滑。以2017年前三季度数据为例,工农中建的总资产从26万亿元到19万亿元不等,交通银行仅9万亿元,规模不及四大行“老末”的一半不说,后面还有兴业、招商、浦发等资产在6万亿多元级别的几家银行紧紧追赶着。与此同时,交行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也均被招行赶超,颇受关注的中间业务严重滞后,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排名在四大行及招商、民生、浦发、中信之后,仅列A股上市银行第九,显示交行的转型与市场能力后劲不足。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交通银行实现净利润544亿元,同比增长3.5%;不良贷款率1.51%,在国有大行中第二高,在不良大量核销的背景下变化较小,与2016年年末基本持平。
  
  人事动荡不断 管理告急
  
  面对不利局面,业内担心单凭老将彭纯的一己之力是否能够突围。“彭纯的优势是深知交行的长处与短板,但交行内部系统、文化之间的冲突矛盾已根深蒂固,如何提高效率、实现突破、留住人才,改革的困难也很多。”一位不愿具名人士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也发现,即便是交行内部人士对未知的新领导班子,也是期待和迷茫兼有。
  
  从年龄数据和人员结构看,管理者和骨干的流失、断层、老化可能是交通银行当下最头疼的问题。交通银行目前是“一正四副”的架构,四位副行长中,于亚利(女)今年60岁,接近退休;侯维栋今年58岁,去年起不再兼任首席信息官,这一职位目前空缺;吴伟最小,是2017年6月新任命的,其同时兼任首席财务官;还有一位沈如军,比吴伟资历老一些。此外,纪委书记寿梅生今年61岁,也将近退休。
  
  与首席信息官同时空缺的还有首席风险官。2017年2月,原首席风险官杨东平涉及严重违纪被“双开”。而反观2015年到2016年间,交行先后被曝出多起违纪违法事件,包括交行企业文化部原总经理胡晏斌、企业文化部品牌管理处处长宋峰,另有多个省市的行长及高管被曝因为受贿、违规放贷、造假诈骗、卷款潜逃等,被查或开除等。其中,最为典型的是交通银行广州分行违规贷款案,涉案金额高达90多亿元,行长遭到红色通缉令通缉。
  
  2016年2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的《中央第四巡视组向交行党委反馈专项巡视意见》指出,巡视组发现的和干部职工反映的一些问题主要包括:问责偏于宽松软,存在以行政处理代替党纪处分,以经济处罚代替组织处理等现象。
  
  与此同时,人才流失成为交行另一大痼疾。2016年,交行人事变动频繁。据不完全统计,交行总行部门总经理及以上级别人事变动至少9人,涉及公司、同业、零售板块。以交行的资产管理业务部门为例,自2016年灵魂人物马续田出走后,资产管理业务中心先由金融市场部负责人涂宏兼任,后由票据中心负责人金旗接棒。与此同时,不断出现的骨干人员和老交行人的离职也令交行内部士气大挫。发展滞后,人心浮动,新任董事长彭纯是否会带来新一轮的人员调整?能否带领交行“变天”?市场在密切关注着。■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华夏幸福成功中标中山民众PPP项目 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创新磁极

积极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华夏幸福在行动。17日,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夏幸福 SH,600340)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取得《中标通知书》,确认公司为中山市产业平台(民众园)综合开发PPP项目的社会资本方中标单位。

转型升级初见成效 深圳惠程2018年一季度业绩迎爆发式增长

4月16日晚间,深圳惠程(002168)发布了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6亿元,业绩同比增长29倍。从业绩增长原因来看,新增业务发力,同时一季报还预计2018年上半年度将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2.5亿元,2018年公司有望迎来历史最好业绩。

光正集团收购案疑为“卖壳”铺路 关键数据差异惹争议

光正集团并购新视界眼科可以快速增强前者的持续盈利能力,但其中存在的关联交易、资金缺口、管理、财务数据存在差异等诸多问题也亟须解决

投资头条 MORE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李斌从摩拜蹊跷抽身 要从全渠道转变为做精深?

从摩拜退出,也使得人们认为李斌终于不再求做广,做多,而是更多专注于蔚来汽车的发展,做深做精。其实,一直以来李斌眼光独到,他不仅看项目看得准,还能拉来众多大佬级投资人参与其中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基金称“白马”估值重塑 笑纳稀有“独角兽”回归

4月18日的降准超出市场预期,此次降准的量级超过前期,因此,对股债两市均形成利好,这无疑提振了市场和投资者的信心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