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金钰大手笔“囤货”翡翠 资金链吃紧能否押宝成功?

投资者报 记者 周月明 2018-02-05 10:07:00 阅读: 收藏

有珠宝行业业内人士称,翡翠是一种市值变动较大的资产,这也为公司的资产变动增加了不确定因素,但东方金钰并不这么认为


  1月18日,A股市场“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600086.SH)股价出现闪崩。闪崩次日公司停牌。1月24日晚间,东方金钰发布了第一大股东再质押2540万股为融资担保的公告,一时间,投资者纷纷产生疑问,这家徐翔、王亚伟都曾重仓过的股票怎么了?
  近日,《投资者报》记者就公司经营情况、股价大跌停牌的问题采访公司,得到了相对详细的答复。


  大手笔购入翡翠


  东方金钰前身最早是纺织企业,2005年,深圳东方金钰珠宝实业置换入上市公司并于2006年正式更名。王亚伟、徐翔都曾重仓过东方金钰的股票。不过,2012年,王亚伟从华夏基金辞职,继任者悉数清盘他的重仓股;2015年,徐翔因操纵股市被捕,红极一时的“徐翔概念股”应声跌停。2016年初,公司原董事长辞职,其子赵宁接任。
  翻阅东方金钰近几年财报,业绩有些起伏。2015年至2017年三季度营收分别为86亿元、65亿元、69亿元,分别同比增长90%、同比下滑23%,后又增长39%,同期公司净利润分别为3亿元、2.51亿元、2.51亿元,同比增长205%、降幅16%、增长14%。
  对于公司这一业绩情况,东方金钰对《投资者报》记者解释称:“公司主要业务有两块,黄金业务及翡翠玉石业务。2015年业绩大增主要由于当时珠宝行业整体景气。但至2016年,公司因董事长更换以及考虑整个经济形势,制订了稳扎稳打,适当收缩的经营策略,减少了黄金业务量,且公司黄金业务主要是走量,利润很低,所以公司2016年收入下降的比较多。 截至2017年上半年,其78%的产品是黄金金条及饰品,21%是珠宝玉石,也包括翡翠。翡翠的利润比黄金高得多。”
  翡翠利润的“诱惑”,也让东方金钰大手笔购买翡翠。2016年公司存货为69亿元,而到了2017年上半年,公司存货就增至91亿元,其中翡翠玉石的存货高达85亿元。
  有业内人士认为,翡翠是一种市值变动较大的资产,这也给公司的资产添加了很多不确定因素。
  但东方金钰负责人在给《投资者报》记者的回复中却认为:“翡翠不像黄金、钻石有‘牌价’,哪怕现在真实价值已经涨到了5亿元,但体现在账面上存货的价值还是5000万元。且由于全球90%以上的翡翠原石产自缅甸北部,随着翡翠矿山持续开采,高端翡翠原石持续减少,再加上长期以来缅甸政局不稳,这些因素都持续推高翡翠价格。所以近年来,公司持续加大了对翡翠原石的战略储备。在此情况下,公司存货、流动资产显然是被低估的。”
  不过,在大手笔囤货翡翠以及储备零售终端的同时,公司的资金链也显得有些吃紧。
  翻看东方金钰这几年财报,从2015年至2017年三季报,其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一直为负数,分别为-16.8亿元、-10.8亿元、-20.6亿元。这一情况也与其高额的应收账款相符合,2015年到2017年三季度,东方金钰应收账款分别为3.99亿元、1.87亿元、4.42亿元,同比变化789%、-53%、625%。
  有财务专业人士认为:“这说明计入营收中的销售额很多都未变现为资金,也就意味着公司在拿现金流买营收。其资金链条存在较大风险。”
  对于应收账款的问题,东方金钰负责人只是强调自己账期并不长,并没有做出更多解释:“公司无论是翡翠还是黄金业务,都是批发业务。黄金批发周转率很快,利润也不高,一旦价格略低于同行,自然是门庭若市,所以公司没有必要给采购商很长的账期。此外由于翡翠原石是稀缺资源,公司每年都会将翡翠业务控制在一个合理的销售范围内,公司的翡翠并不愁卖,所以也没有必要给予客户很长的账期。”并称:“翡翠是稀缺资源,长期战略资源,存货流动率低并不是公司翡翠卖不出去,而纯粹是惜售。”


  定增多次失败


  不过公司的“惜售”也导致了负债率的高涨以及融资需求的迫切。
  据公司财报,截至2017年前三季度,公司货币资金比上期大幅减少超一半,且总负债达到8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2.62%,比上年度末的67.62%增加5个百分点。此外,据公司公告,2017年前三季度,公司累计新增借款占2016年末净资产的 85.58%。
  此外,公司这些年来,一直在定增的道路上“跃跃欲试”,但成功率并不高。
  2011年,东方金钰拟募集7.8亿元,但公司数次下调定增价格后,还是于2013年4月终止。一周后,其再次提交定增申请,拟募资金9亿元,其中6亿用于偿还银行贷款,但仍在2014年4月被终止。不过,东方金钰1个月后再次公布新的定增预案,拟募集不超过15亿元,其中12.9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
  这次定增方案倒是成功了,也就是这次定增,将东方金钰牵扯到徐翔案中,后来定增也被否。2015年6月,其又筹划定增搭上“互联网+”概念,计划募资80亿元,但是2016年3月撤回了申请。2017年5月12日,东方金钰披露定增预案称,公司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2.7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9.82亿元,但还未获证监会批准。
  定增不成,2017年10月13日,东方金钰再次发布公告称,获准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面值总额不超过7.5亿元人民币公司债券。一周后,东方金钰又发布了向大股东借钱的公告,公告称,公司及子公司拟向公司大股东兴龙实业借款30亿元,期限三年,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
  短短5个月,东方金钰就计划融资67亿元,而截至2017年三季度,公司总资产不过才118亿元。
  2018年1月18日,东方金钰股价大跌紧急停牌,从开盘11.16元跌至10.04元,市盈率48倍。全日成交1.1亿元,成交量达1057万股,换手率仅为1%。从龙虎榜来看,游资出货套路明显。次日,大股东兴龙实业再次将持有的东方金钰800万股份质押给了一个叫桐乡市民间融资服务中心的民间借贷机构。截止到这一天,兴龙实业已合计质押了手中93.99%的东方金钰股份,占后者总股本的29.53%。■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创业板迎来首只“独角兽” 锂电巨头宁德时代成功上市

作为这样的一只“独角兽”,上市首日毫无悬念地涨停,报收36.2元,市值突破786亿元,成为创业板市值第二的上市公司。

以“华谊兄弟”之名融资 王忠军兄弟担保的信托资金去哪儿了?

去年,民生信托发布了“至信271号华谊兄弟盒饭TV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王氏兄弟提供了部分担保,但资金却并未流向华谊兄弟

中药第一股天目药业重组7年7败 无奈引入“门外汉”意欲何为?

公司此次新任董事长赵非凡和总经理俞连明均来自股东公司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在医药行业上,两人都未曾涉足,可以说是完全的“门外汉”

业绩初回暖又陷借贷纠纷 董事长称对步森股份负责到底

步森股份近日陷入了一笔借贷担保纠纷,但令人蹊跷的是,这项担保发生的时间恰好是公司控制权和实际控制人变动的交接期,这就为厘清事件真相蒙上了一层迷雾

A股“中枪”世界杯?“魔咒”背后的大悬念

对于投资者来说,“世界杯魔咒”是一个每逢这一时刻必然会被提起的话题。而今年上半年,A股各主要指数均已出现不小的跌幅,因而本次世界杯是否迎来转机令人关注

十年市值犹如坐过山车 整顿后的重庆啤酒何时迎春?

近一两年来,重庆啤酒的业绩有所好转,在推进高端化战略方面显现出一定成效。但目前几乎所有啤酒商都在往高端化方面发展,重庆啤酒面临的压力仍然巨大

助力华侨城&西安政府战略合作 康佳集团物联网项目抢先落地

物联网连接世间万物,拥有广阔市场前景,随着它的蓬勃发展,康佳也将乘着这股“东风”进一步推动业务升级,使企业发展迈入一个新的高度!

影视上市公司高管年薪起底 超七成低于百万元与影星不可比

此次“阴阳合同”事件引发了投资者对影视圈明星收入的高度关注,而对于影视上市公司高管来说,他们的薪酬又是多少呢?他们的薪酬与公司业绩是否匹配?高薪的高管又有什么职业经历呢?

审慎扩张 融信中国规模增速放缓

2018年1~5月,融信中国(3301.HK)实现合约销售额447亿元,完成全年目标37%,与之相对的是,融信中国方面表示,规模增速会有所回落

三年市值狂跌273亿元 “当年牛股”百润股份为何走下神坛?

百润股份收购巴克斯酒业是基于当时的行业状况给出了较高的收购价,但当行业状况发生变化、业绩承诺难以达成时,公司的当务之急是给出对中小股东负责的应对措施

投资头条 MORE

小米首席科学家离职:研发不如讲故事,专利问题或成日后地雷

按照2019年调整后预期盈利计算,小米市盈率应达到27~34倍,而苹果目前市盈率为18.34倍。同时,小米2017年的营销费用52亿元,比研发费用高出20亿元

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 古稀之年再战港股市场

对于美的置业布局,其执行董事兼总裁郝恒乐曾下过军令状,即2020年达到1000亿元

民族品牌崛起样本:中国企业如何靠专利创新突围

在跨国公司、外资品牌强势的专利“围剿”面前,民族电器品牌的发展壮大面临着严峻的威胁,在此背景下,中国企业需要突围而出,专利创新与维权必不可少

创业板迎来首只“独角兽” 锂电巨头宁德时代成功上市

作为这样的一只“独角兽”,上市首日毫无悬念地涨停,报收36.2元,市值突破786亿元,成为创业板市值第二的上市公司。

以“华谊兄弟”之名融资 王忠军兄弟担保的信托资金去哪儿了?

去年,民生信托发布了“至信271号华谊兄弟盒饭TV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王氏兄弟提供了部分担保,但资金却并未流向华谊兄弟

中药第一股天目药业重组7年7败 无奈引入“门外汉”意欲何为?

公司此次新任董事长赵非凡和总经理俞连明均来自股东公司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在医药行业上,两人都未曾涉足,可以说是完全的“门外汉”

业绩初回暖又陷借贷纠纷 董事长称对步森股份负责到底

步森股份近日陷入了一笔借贷担保纠纷,但令人蹊跷的是,这项担保发生的时间恰好是公司控制权和实际控制人变动的交接期,这就为厘清事件真相蒙上了一层迷雾

A股“中枪”世界杯?“魔咒”背后的大悬念

对于投资者来说,“世界杯魔咒”是一个每逢这一时刻必然会被提起的话题。而今年上半年,A股各主要指数均已出现不小的跌幅,因而本次世界杯是否迎来转机令人关注

十年市值犹如坐过山车 整顿后的重庆啤酒何时迎春?

近一两年来,重庆啤酒的业绩有所好转,在推进高端化战略方面显现出一定成效。但目前几乎所有啤酒商都在往高端化方面发展,重庆啤酒面临的压力仍然巨大

基金称千亿市场待搅动 潜在“抽血”因素不可小觑

美联储加息,美对华“301”征税清单公布在即,叠加国内限售股解禁和“独角兽”上市,潜在的“抽血”因素不容忽视,资金和情绪上面临诸多考验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