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PO和VIVO背后的段永平与其商业基因

《投资者报》 记者 周月明 2018-01-29 11:41:00 阅读: 收藏


  说起小霸王、步步高、OPPO和VIVO这些品牌,对中国消费者来说可谓耳熟能详。不过,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它们背后又共同隐藏着同一个名字——段永平。

  

  这位多家品牌的缔造者是如何成长起来的?他的商业基因又是什么?近日,《投资者报》记者根据步步高官网联系方式致电致邮,但还未受到答复。


  
  段永平1961年出生于江西,16岁就考入浙江大学无线电系,1982年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北京电子管厂工作,当了一名技术工程师。这对于当时的段永平来说,可谓是有了一个令人衣食无忧的铁饭碗。不过,段永平并没有安然接受这种日子,又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攻读计量经济学的硕士学位。1989年,硕士毕业后,段永平赶上了“孔雀东南飞”的人才流动大潮和浓厚的市场经济氛围。在经济大潮的裹挟下,段永平不甘心待在原来的“小庙”里,辞职南下至广东,去追求自己成为实业家的梦想。
  
  打造“小霸王”
  
  28岁的段永平来到中山市,见到了当时只有36岁的怡华集团总经理陈健仁。此后,段永平的选择令人为其捏了一把汗,他担任了怡华集团下属的一间小厂——日华电子厂的厂长,这间小厂当时还亏损200万元,正处于倒闭的边缘。
  
  段永平接手后两年,厂子扭亏为盈。五年后,1994年,已改名为小霸王的日华电子厂产值竟达到了10亿元。回首段永平在此时经营的重点策略,有人说他敏锐的市场嗅觉与当时较为超前的营销理念起到较大作用。
  
  说起市场嗅觉,要提到曾令小霸王快速崛起的小霸王学习机。1993年左右,电脑刚刚兴起,但价格高昂卖到上万元。段永平看到了需求与购买力之间的空档,随即推出了将一个计算机键盘、一个电脑学习卡与小霸王游戏机连接起来的简板电脑学习系统。这种二三百元的学习机实质上只是电脑的替代品。有营销专家还认为,“小霸王学习机之所以获得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找准了教育类市场的定位,这令家长有了更多掏钱的理由,也让孩子们打着学习的旗号更有理由使用。”
  
  此外,段永平还深谙广告宣传的影响力。当时整个小霸王公司上下都知道段永平是“打广告”的高手。1991年6月,“小霸王”的第一则广告在央视亮相,这是同类产品中第一个在央视打广告。“你拍一,我拍一,小霸王出了学习机”,一时间实现了对消费者的洗脑。
  
  喜欢生产高价产品的替代型产品、摸清消费者的购买心理和使用心理、广建售后服务中心以及非常重视打电视广告,这几个理念一直在段永平的商业生涯中贯穿,如今的OPPO和VIVO也印刻了这些商业基因。
  
  小霸王的巨大成功令段永平成为“打工皇帝”,然而,当时他发现自己做得再成功也只是职业经理人,所以多次向怡华集团公司提出小霸王股份制改造,不过都遭到拒绝,因此,段永平在小霸王巅峰时期提出辞职,1995年在一水之隔的东莞选择自立门户,成立步步高。
  
  成立“步步高”
  
  34岁的段永平带领生产和开发各3个人,一共6个人出走,其中就包括现在OPPO和VIVO的CEO。临走时还与集团签下了君子协议:一年内不和小霸王在同行业竞争。据称,当时集团总经理还特意送了一辆奔驰给他。
  
  段永平自创的步步高,依然复制着他重视的那些商业理念。做教育市场,大打电视广告,步步高曾两度成为央视“标王”。
  
  此外,段永平还在步步高实行了股份制。最初,其占了大约70%的股份,经过几年的稀释,他的股份只占到步步高的17%,其余的股份都送给了员工。对于日后的OPPO、VIVO,段永平也只占OPPO一成股权,VIVO不到两成。
  
  孵化OPPO和VIVO
  
  说起OPPO和VIVO,目前,这两个手机品牌,在中国市场以及国际市场都风头正劲。据统计,2016年在全球总销售量是9940万台与7730万台,分别跻身全球第四和第五,位居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第一和第三,同期华为7660万台、苹果4490万台。
  
  不过,OPPO和VIVO的创办也是在“变天”的背景下。2005年后,随着功能手机销量的下滑,步步高已处在破产的边缘。段永平回忆说,当时华为、酷派等公司向市场推出了售价在人民币1000元左右的智能手机,几乎把步步高逼向绝境。“我们曾经慎重讨论过用一种让员工不会受到伤害、供应商不会亏钱的平静方式关闭公司。”段永平曾提到。密集的头脑风暴会议催生了两家企业。2005年,段永平和门生陈明永决定创办一家新公司。这家名为OPPO的新公司最初销售音乐播放器,并从2011年增加了智能手机业务。2009年,步步高自己创办了VIVO,由段永平的另一位弟子沈炜负责。在起初的一段时间内,为了能快速发展驶入正轨,三家公司共用了步步高的名头和步步高原来80%左右的生意渠道。
  
  如今,OPPO和VIVO的出货量已大大超过苹果。谈到原因,段永平曾说,他之所以要杀入智能手机市场,是因为美国智能手机巨头苹果并不适应中国市场的竞争。他说,“OPPO和VIVO选择了苹果不愿采用的策略,如配置高端功能的廉价设备。苹果之所以不愿这样做,是因为唯恐危及其在其他市场的获胜法宝。”
  
  这一理念听起来与其之前的手法非常相似。有人认为,从某种程度而言,VIVO和OPPO就等于当年替代了高价电脑的小霸王学习机。此外,VIVO和OPPO依然在复制段永平的商业基因,大打电视广告,如今的各大综艺节目都能看到它们冠名的身影。
  
  不过,也有一些商界人士对OPPO和VIVO的模式产生质疑,认为其大打价格战,牺牲产品配置获得更大利润空间,借此发展更多经销商和地方门店。对于这些质疑,OPPO和VIVO还没有公开回应。这种模式在未来消费升级的环境下能走多久,值得探讨。
  
  不过,进入21世纪之后不久,段永平开始退居幕后,玩起了股票投资。
  
  对于股票投资,段永平有着自己的一套理念。信奉“只投自己看得懂的公司”、敬仰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理念,其在股市上的表现也令投资者津津乐道。
  
  纵观段永平的商业生涯,找到“好用的”商业理念,并不断地复制扩大,也许是其成功的重要秘诀。■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华夏幸福成功中标中山民众PPP项目 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创新磁极

积极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华夏幸福在行动。17日,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夏幸福 SH,600340)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取得《中标通知书》,确认公司为中山市产业平台(民众园)综合开发PPP项目的社会资本方中标单位。

转型升级初见成效 深圳惠程2018年一季度业绩迎爆发式增长

4月16日晚间,深圳惠程(002168)发布了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6亿元,业绩同比增长29倍。从业绩增长原因来看,新增业务发力,同时一季报还预计2018年上半年度将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2.5亿元,2018年公司有望迎来历史最好业绩。

光正集团收购案疑为“卖壳”铺路 关键数据差异惹争议

光正集团并购新视界眼科可以快速增强前者的持续盈利能力,但其中存在的关联交易、资金缺口、管理、财务数据存在差异等诸多问题也亟须解决

投资头条 MORE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李斌从摩拜蹊跷抽身 要从全渠道转变为做精深?

从摩拜退出,也使得人们认为李斌终于不再求做广,做多,而是更多专注于蔚来汽车的发展,做深做精。其实,一直以来李斌眼光独到,他不仅看项目看得准,还能拉来众多大佬级投资人参与其中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基金称“白马”估值重塑 笑纳稀有“独角兽”回归

4月18日的降准超出市场预期,此次降准的量级超过前期,因此,对股债两市均形成利好,这无疑提振了市场和投资者的信心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