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折腾的美团王兴 切入网约车的胜算何在

《投资者报》 记者 潘亦纯 2018-01-22 07:51:00 阅读: 收藏

  


  美团打车自2017年2月份在南京上线至今已近一年。但最近似乎不太顺利,原定于1月12日在北京上线的美团打车由于并未获得北京网约车许可证而不得不推迟,至今上线日期仍未敲定。

  
  不仅如此,其最早发展起来的南京打车业务也由于外地牌照过多,而遭到南京客管处约谈,南京客管处提醒美团打车,按照现有法律法规经营,同时也应加强对平台上车辆人员的管理。据悉,目前美团打车仅获得南京及上海网约车牌照,这无疑影响了其扩张的节奏。
  
  事实上,自从2017年年初美团宣布进军打车业务后,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又一次站在了舆论的风口。公众之所以对此颇为关注,一方面源于对美团的多元化扩张之路的关注;另一方面则是对美团打车如何与网约车市场巨头滴滴竞争的关注。
  
  近日,《投资者报》记者针对美团打车如何将现有的团购、外卖业务优势与打车业务相互结合、美团打车如何面对市场竞争,以及如何留住用户等问题,致函美团打车相关负责人,但令人遗憾的是,上述广为公众关注的问题并未获得该公司的回复和解答。
  
  三分之一的时光都在创业
  
  其实,自2010年创办美团以来,王兴一直不断切入新的行业。从最初的团购到外卖,从酒店预订、旅游业务再到现在打车,可以说是一个到处“抢饭碗”的人。这与王兴此前的经历不无关系。今年39岁的王兴,其创业生涯已有15年。可以说,王兴生命中超过三分之一的时光都是在创业。
  
  早期媒体报道中的王兴是一个隐形富二代和高智商理工男的形象。据了解,王兴的父亲是做水泥生意的,家底不薄。而王兴本人也十分出色,一路保送到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无线电专业,2001年毕业后,他赴美攻读美国特拉华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博士学位。
  
  但他并不是一个安分的人,类似于比尔·盖茨退学创业的事情也发生在王兴身上。21世纪初,全球互联网市场疯狂发展,当时正在美国就读的王兴意识到了互联网赋予中国市场的创业机会,便在2003年中断学业,选择回国创业。受美国社交服务网站Facebook的启发,王兴联合几个朋友一起创办了专注于大学生社交的校内网(后更名为人人网),这一网站仅上线3个月就吸引了3万用户。
  
  但由于入不敷出,且没有拿到融资,最终校内网以200万美元卖给了千橡互动集团,这也是王兴创业赚到的第一桶金。随后,王兴开始做一个类似于Twitter平台的饭否网,却在2009年因故关闭。2010年,王兴开始模仿国外的团购网站,正式创办了美团,经过8年的发展,美团截至2017年10月份的估值已达300亿美元。
  
  切入网约车的原因何在?
  
  从媒体公开报道来看,王兴并不是一个低调的人,但关于美团打车,王兴却始终没有太多发声。仅在一次采访中,王兴解释了美团为何要做打车业务。他表示,美团之所以做打车业务,一方面是由于现有网约车不能完全满足用户的需求;另一方面是因为打车业务是一种基于位置的服务,美团的业务特征很多是与位置相关的,要么是服务提供者的位置,要么是服务需求者的位置。
  
  另外,美团也在效仿Uber的做法,将外卖与出行相结合——Uber既做了打车又做了外卖,Uber全球有超过20%的订单是外卖。
  
  美团希望为用户带来更为深度的服务或许也是进军打车业务的原因之一。数据显示,美团点评日活跃用户达2.5亿人次,其中30%的人有打车需求。
  
  2017年2月份,美团打车已在南京上线,目前已经拥有一支超过200人的团队,日订单量也已突破10万单。2017年12月28日,美团在包括北京、上海、成都、杭州、福州、温州和厦门等全国七大城市正式上线打车接口。
  
  不过,2018年开年以来,美团打车遭遇了不少麻烦,原定于1月12日在北京上线的美团打车因为牌照的原因无限期延后。此外,美团打车在南京地区的业务发展得也不太顺利,由于接单的外地牌照网约车过多,美团打车也被南京客管处约谈。媒体报道消息显示,美团打车仅获得南京及上海的网约车牌照,这无疑影响了美团打车快速扩张的步伐。
  
  竞争或已成常态
  
  实际上,美团做打车业务之所以备受市场关注,主要源于目前网约车市场竞争格局。滴滴近几年经过合并快的、Uber之后,就一直以绝对的优势占据这一市场90%的份额,此外,首约汽车、神州租车、易到等平台一共仅占一成市场份额。那么,美团打车的机会何在?后续又将如何与滴滴开展竞争?公司方面并未解答这些问题。
  
  显然新一轮补贴大战已不可避免。以北京市场为例,美团打车对乘客和司机都给出了相应的补贴,乘客有三张13元无门槛新人打车券。但在没有价格补贴的情况下,同一行程中,滴滴与美团打车价格相差不大。前5万注册的司机则享受三个月的平台“零抽成”,后来注册的司机,平台只抽取8%的佣金扣费,相对于滴滴高达20%的抽成比例来说,十分有诱惑力。有媒体计算,美团打车一单就要烧掉20元,那么按照南京日订单量超10万来看,一个月就是烧掉6个亿。不过关于这一数据的准确性美团打车方面并未予以证实。
  
  王兴曾透露,美团不会大规模烧钱做打车业务,“我们不能靠烧钱取胜,而是应该提供更好的B端、C端体验,和更好的产品结合,然后让消费者做选择。”但从目前的用户习惯来看,滴滴或许更占优势。
  
  市场确实需要更多的竞争者,而从王兴的角度来看,竞争或许是一种常态。在数次创业中,他不断遭遇到竞争和挑战。例如美团初期的团购业务,打败了拉手网、糯米团购之后,美团都活下来了。2013年年底,美团决定进军外卖行业,当时饿了么已经成立4年多,市占率也非常可观,但随后美团外卖经过几年发展,已经与饿了么几乎平分秋色。此外,王兴还进入了酒店旅游业务,与携程、去哪儿PK竞争,目前发展得也十分不错。不过,这种急起直追的好运气是否还能在打车业务上持续,或许还需要有待市场的检验。■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华夏幸福成功中标中山民众PPP项目 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创新磁极

积极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华夏幸福在行动。17日,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夏幸福 SH,600340)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取得《中标通知书》,确认公司为中山市产业平台(民众园)综合开发PPP项目的社会资本方中标单位。

转型升级初见成效 深圳惠程2018年一季度业绩迎爆发式增长

4月16日晚间,深圳惠程(002168)发布了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6亿元,业绩同比增长29倍。从业绩增长原因来看,新增业务发力,同时一季报还预计2018年上半年度将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2.5亿元,2018年公司有望迎来历史最好业绩。

光正集团收购案疑为“卖壳”铺路 关键数据差异惹争议

光正集团并购新视界眼科可以快速增强前者的持续盈利能力,但其中存在的关联交易、资金缺口、管理、财务数据存在差异等诸多问题也亟须解决

投资头条 MORE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李斌从摩拜蹊跷抽身 要从全渠道转变为做精深?

从摩拜退出,也使得人们认为李斌终于不再求做广,做多,而是更多专注于蔚来汽车的发展,做深做精。其实,一直以来李斌眼光独到,他不仅看项目看得准,还能拉来众多大佬级投资人参与其中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基金称“白马”估值重塑 笑纳稀有“独角兽”回归

4月18日的降准超出市场预期,此次降准的量级超过前期,因此,对股债两市均形成利好,这无疑提振了市场和投资者的信心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