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骇客”孙宏斌屡出奇招 千夫所指新乐视能否再救一下

《投资者报》 记者 刘露扬 2018-01-15 07:53:00 阅读: 收藏

  “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但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
  
  2017年9月1日,融创中国在香港举行的年中业绩发布会上,董事长孙宏斌、也是新乐视的掌门人,用他惯有的风趣幽默逗乐了在场的媒体,让原本枯燥的业绩发布会发出一阵笑声。可是笑声过后,在场的媒体人却发现一个小细节,说完这番话,孙宏斌摘掉眼镜偷偷拭去眼角上的泪水。
  
  英雄落泪究竟所为何事?是在为知己惋惜?还是忧心自己的巨额财富损失?抑或只是单纯地触景生情,感叹于命运多舛?这个问题恐怕只有当事人才能够解答。可是拭去泪水之后,无论是融创还是乐视都要继续前行,依然还有山一样的重担等待孙宏斌去扛。
  
  那么新乐视发展前景究竟如何?是否会对融创中国造成巨大影响?《投资者报》记者通过多种渠道试图联系融创中国以及孙宏斌本人,但截至记者发稿未获得回复。



  天才少年的传奇兴衰史

  
  其实,任何事的发生都绝非偶然。从孙宏斌早年的经历中,我们或许可以给现在融创中国的种种令世人震惊的举措找到一些答案。
  
  孙宏斌1963年出生于山西省临猗县,专情于水利系的他于1985年如愿以偿拿到清华大学工学硕士学位。可彼时的孙宏斌却不曾想到,自己未来人生的奋斗史竟与水利毫无关系。
  
  1988年,不甘平凡的孙宏斌跳槽到联想,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这个极具天赋的年轻人被破格提拔为联想集团企业发展部的经理,主管范围包括在全国各地开辟的18家分公司。
  
  然而这在他前途一片大好不可限量时,一场牢狱之灾让他的前程戛然而止。1990年5月28日,孙宏斌因挪用公款13万元的罪名被逮捕,被判有期徒刑五年。
  
  关于孙宏斌此次入狱的真正原因一直众说纷纭。此前曾有媒体报道,孙宏斌入狱的原因是由于年轻人不懂得收敛锋芒、功高震主危及联想掌门人柳传志老大的地位,涉嫌在公司里拉帮结派,因此而遭到“流放”。
  
  就这样,年少得志的孙宏斌青春中四年的黄金时光便在监狱里度过。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1994年,提前一年出狱的孙宏斌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将他送进监狱的“仇人”柳传志负荆请罪。柳传志被这个年轻人的心胸及诚意所打动,冰释前嫌并拿出50万元资金助其东山再起。
  
  在柳传志的支持下,出狱当年,孙宏斌就创建了顺驰,以房地产中介所进入地产界。此次“重出江湖”的孙宏斌锐气不减当年。2003年7月,在地产界于重庆举行的一次例行聚会上,孙宏斌公开叫板王石,称自己要做地产界老大,惹得当时的地产老大王石脸色十分难看。随后,孙宏斌就用狂风暴雨般的行动将他的野心付诸实践。
  
  就在孙宏斌向王石叫板的两个月后,顺驰便开始在全国各大城市的土地市场上攻城略地,屡屡创造天价。孙宏斌因此获得了“地产骇客”的名号。经过一年多的征战,顺驰储备的土地面积达1200万平方米,员工规模急剧发展到8000人,迅速成为一家全国性的大型房地产公司。
  
  但急速扩张的背后往往存在着巨大的隐患,孙宏斌很快就为他所创造的“顺驰模式”付出了代价。
  
  与此同时,企业内部管理也出了问题。孙宏斌自身就是少年得志,在企业管理上他也大胆起用新人。在顺驰,20多岁的总经理比比皆是,被业界称为“娃娃兵集团”。就是这群娃娃兵使顺驰的员工规模急剧膨胀,内部成本核算形同虚设,缺少监管,这也导致项目公司的老总权力过大,结果滋生了许多腐败现象。
  
  正是这内忧外患的局面,将顺驰和孙宏斌一步步逼上绝路。
  
  2005年,顺驰登陆港股失败,紧接着银行的借款计划也未成功,而这一次,柳传志在考察了顺驰后没有施以援手。随着顺驰资金链的彻底断裂,2007年,孙宏斌无奈将已经负债累累的顺驰低价卖出。随着孙宏斌交出顺驰的控制权,中国地产界迄今最绚烂的神话也就此终结。
  
  不以成败论英雄 成乐视“白衣骑士”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自强者天自悯之。命运再次给跌入谷底的孙宏斌带来一线生机。
  
  2003年,因为有过牢狱经历的孙宏斌被禁止担任正在IPO的顺驰的董事长、CEO等职务。却也正是因此,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由此诞生。虽然那次,孙宏斌在最后时刻主动放弃上市,但“副产品”融创却阴差阳错地成了他最后的避风港,孙宏斌早年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此前我的精力一直放在顺驰,直到后来顺驰没有了,我才回到融创当总裁。”
  
  经历了人生数次大起大落的孙宏斌对“企业家精神”有了更好的理解,从自身的经验中他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是“不以成败论英雄”。这或许也是他后来决定救山西老乡贾跃亭于水火之中的原因之一。
  
  2017年1月13日晚间,A股上市公司乐视网(300104.SZ)发布了一则重要公告称,孙宏斌创建的融创将以150亿元战略投资乐视网上市公司及乐视影业、乐视致新等关联公司。其中,以60.41亿元收购乐视网8.61%股权,以79.5亿元获得增发后乐视致新33.5%股权,以10.5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5%股权。
  
  融创战略投资乐视网的这一举动令市场哗然。
  
  其实从2016年底起,乐视网就陷入资金危机,市场唱衰者不在少数。然而最终施以援手者并不是业内巨头,却是业外的地产大佬孙宏斌。在交易价格方面,孙宏斌没有借机做任何讨价还价,全由贾跃亭一手确定。
  
  面对乐视危机不断蔓延之势,孙宏斌全力施救,从未在公开场合对贾跃亭有过任何埋怨,而是一直像一个大哥鼎力支持。当贾跃亭远赴海外,在国内遭遇众多非议时,孙宏斌也始终在公开场合对其声援。
  
  就在2017年9月,谈到贾跃亭时,孙宏斌还在说:“贾跃亭是中国少有具有企业家精神的,这一点是非常少的。企业家精神就是敢于承担风险,机会和风险是对等的。企业家失败是很正常的事情。”
  
  除高调声援贾跃亭外,实干派的孙宏斌也在以行动挽救乐视。2017年8月,融创对乐视网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乐视网CEO梁军先后发出6封内部邮件,任命了11名高管,其中刘淑青等人带有浓厚的融创背景。在孙宏斌上任乐视网董事长25天后,迅速完成了对原有乐视上市体系的高管层清理,实现了融创系对乐视网的全面入主。
  
  去年8月,梁军在高管闭门会上表示,未来的新乐视将是一家以家庭互联网娱乐为主的公司,而不是过去大家熟悉的买版权、卖广告的乐视网。
  
  如今,新乐视的核心业务分为四块,分别是乐视视频、乐视超级电视、乐视云平台,以及乐视影业。原本由贾跃亭构建的“乐视生态”早已消失无踪。
  
  以上一系列的做法看似是分割乐视与贾跃亭的关系,但有专业人士认为,孙宏斌的做法无非就是为了保住彼时即将复盘的乐视网股价。
  
  尽管之前乐视经历了欠款纠纷、资产冻结及贾跃亭出走美国的一系列风波,但作为A股上市公司的乐视网恰好处于停牌中,避开了股价的暴跌。不过孙宏斌心里明白,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该来的总还是要来的,乐视网的股票早晚都要面对资本市场的严峻考验。所以在股价复盘之前,尽力在挽救乐视网,也挽救自己的150亿元资金。
  
  在整个国内A股的浮躁氛围之下,或许乐视的更名能成为救乐视网的一剂良药,但这些调整还仅仅只是乐视救盘行动的开始。不言而喻,摆在孙宏斌面前的挑战依然十分严峻。
  
  据去年8月乐视网披露的公告,2017年中报净利润-6.37亿元,同比下降323.99%。对此,乐视网方面解释称,由于受到乐视体系资金流动性紧张的影响,加之公司品牌受到一定冲击,随之客户黏性出现波动,公司的广告收入、终端收入以及会员收入均出现较大幅下滑。销售收入下降的同时,银行也对乐视网申请了财产冻结。
  
  有业界分析人士称:“一般而言,股权遭冻结短期内不会对上市公司产生直接影响,但变数在于贾跃亭与债权人会签订怎样的补充协议,一旦双方无法达成一致,不排除股份被强制沽清的可能,此时不仅将影响非上市公司股权,上市公司也将遭受冲击。一旦股票在二级市场遭到抛售,乐视网股价也有可能迎来持续大跌,这将成为压倒乐视的最后一根稻草。”
  
  乐视网当前仍然处于停牌阶段中,虽然可暂时规避上述危机。但从去年9月开始,证监会就已开始着手缩短整个证券市场的停牌时间,乐视能够无限期停牌的几率几乎为零。
  
  同时,似乎不管孙宏斌做出何种努力,都难掩市场对乐视的悲观情绪。债主们并不会因为领导层的变化就停止讨债,即便是未来乐视资金链的危机全部解除,乐视的品牌和信誉已经受到了严重打击,未来想要重新获得金融机构和合作方的支持,恐怕难有回天之力。
  
  而最糟糕的是,这种悲观情绪甚至还延续到了为乐视救火的融创中国身上。
  
  迎来第三次谢幕  还是绝处逢生?
  
  无疑,乐视给孙宏斌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不少人担心,孙宏斌的融创中国会受乐视拖累而再次谢幕,然而,从融创中国不错的业绩和股价表现来看,这样的担心似乎有些多余。
  
  据克而瑞发布的2017年年度房企销售排行榜显示,融创中国2017年全年合同销售金额为3620亿元人民币,同比2016年增长140%,从2016年TOP7晋升至TOP4。融创中国的主业不仅没有受到乐视风波的影响,反而还给投资者打了一剂强心针。
  
  该报告还显示,融创中国12月单月合同销售646.9亿元,位列行业第一。市场分析发现,2017年除1月份外,融创其他月份均都实现了80%~200%的同比增长。
  
  2017年上半年,尤其是在3~5月,因调控政策密集出台,行业整体销售呈现出时间上的严重不平均,大小月份明显。诸如5月这种公认的销售“小月份”,包括万科、碧桂园在内的多家龙头房企,均呈现销售业绩环比下降的状况,融创当月合同销售却达到206亿元,环比增长7.5%,成为为数不多的销售环比上升的房企。
  
  在销售数据创下历史新高的同时,融创中国也赢得了资本市场的肯定。2017年,融创中国市值扶摇直上,从2017年第一个交易日的250亿港币,暴涨至最后一个交易日的1422亿港币,增幅高达4倍之多。
  
  国际投行摩根士丹利认为,该公司正在迎来持续收获期,预计融创中国2016—2019的年度复合增长率将高达83%。
  
  或许,股价与业绩齐飞的融创中国应该也会给身处乐视危机中的孙宏斌带来一丝慰藉。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积极地看待乐视危机,即使乐视网的前途并不明朗,但好在乐视还拥有土地,而盘活土地则恰好是孙宏斌的强项。有业内人士也曾表示,“在中国的创新型企业,有很多都是创新开道,土地为王。其实无论创新也好,实体也罢,土地是最重要的抵押品,亦是解决困难的万能钥匙。”■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华夏幸福成功中标中山民众PPP项目 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创新磁极

积极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华夏幸福在行动。17日,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夏幸福 SH,600340)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取得《中标通知书》,确认公司为中山市产业平台(民众园)综合开发PPP项目的社会资本方中标单位。

转型升级初见成效 深圳惠程2018年一季度业绩迎爆发式增长

4月16日晚间,深圳惠程(002168)发布了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6亿元,业绩同比增长29倍。从业绩增长原因来看,新增业务发力,同时一季报还预计2018年上半年度将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2.5亿元,2018年公司有望迎来历史最好业绩。

光正集团收购案疑为“卖壳”铺路 关键数据差异惹争议

光正集团并购新视界眼科可以快速增强前者的持续盈利能力,但其中存在的关联交易、资金缺口、管理、财务数据存在差异等诸多问题也亟须解决

投资头条 MORE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李斌从摩拜蹊跷抽身 要从全渠道转变为做精深?

从摩拜退出,也使得人们认为李斌终于不再求做广,做多,而是更多专注于蔚来汽车的发展,做深做精。其实,一直以来李斌眼光独到,他不仅看项目看得准,还能拉来众多大佬级投资人参与其中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基金称“白马”估值重塑 笑纳稀有“独角兽”回归

4月18日的降准超出市场预期,此次降准的量级超过前期,因此,对股债两市均形成利好,这无疑提振了市场和投资者的信心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