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子金服上市失败后再寻新机 牌照缺失转型前景未卜

投资者报 记者 占昕 2018-01-08 11:35:00 阅读: 收藏

对于突然而至的责难,麦子金服表示十分意外。开始反击的麦子金服打算寻求新的资本布局机会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麦子金融服务集团(以下简称“麦子金服”)意欲反向收购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吴江市鲈乡农村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鲈乡小贷”)以达“借壳”上市的目的,却因后者突然抛出的一纸责难而终止。在余波未平之际,进入新年后,鲈乡小贷又被媒体爆出有股东涉嫌卷入高达20亿元的投资骗局。


  为第一时间核实信息,《投资者报》记者1月4日上午多次拨打鲈乡小贷公司电话及相关人士手机均无应答。麦子金服则表示,公司还是通过媒体报道才注意到鲈乡小贷大股东Jie Yang涉嫌20亿非法集资的事宜,如情况属实,将保留进一步向鲈乡小贷追索因信息披露不翔实所造成的律师费等直接损失和名誉权受损等间接损失的权利。

  突然翻脸惊呆麦子金服

  资料显示,在纳斯达克上市的鲈乡小贷总部位于江苏吴江,而原准备收购其大部分股份的互联网金融企业麦子金服总部在上海。


  2017年8月,鲈乡小贷宣布与红高粱投资控股有限公司(Sorghum Investment Holdings Limited,即麦子金服成立的境外公司,以下简称“Sorghum”)的股东签署股份交换协议。按约定,如果收购完成,Sorghum将持有鲈乡小贷约88%的股份,剩余12%股份由鲈乡小贷现有股东持有。鲈乡小贷更名“Wheat Finance Service Group”(麦子金融服务集团)。麦子金服通过反向收购,可成为鲈乡小贷实际控股股东,达到曲线上市。但这一计划在2017年的最后一周突然梦碎。


  12月27日,鲈乡小贷突发公告指责麦子金服“未尽力及完全配合交易各方完成协议”。称如在公告发出20日内未解决此问题,换股协议将被终止。这令麦子金服大呼“看不懂”。“按照约定,不管哪一方发公告,都要先跟对方沟通协商,但对方在没打任何招呼的情况下发出了这条公告,我们也很惊讶!”麦子金服相关负责人告诉《投资者报》记者,公司对鲈乡小贷27日指责的问题先前并不了解,是在看到媒体报道后才知晓的。


  与此同时,由于鲈乡小贷的电话一直无人应答,截至记者发稿,合作失败真正原因尚无法得知,而麦子金服坚称自己未违反任何协议条款。 


  12月29日早间,麦子金服公告回应未违反换股协议中的任何条款,敦促鲈乡小贷进行更翔实的信息披露。但没等市场反应过来,2018年1月2日,麦子金服再发公告称,因鲈乡小贷已违反双方股权互换协议6.12(a)条款的事实,及该公司未按规定向美国证监会、Sorghum及公众翔实披露多处重要信息的事实,Sorghum已于2017年12月29日致函鲈乡小贷,主动终止与其的股权互换协议,并保留就鲈乡小贷违反协议条款和相关法规造成Sorghum的所有损失和费用向其索赔的权利。


  2018年1月4日,有媒体称,麦子金服所称的“敦促鲈乡小贷进行更翔实的信息披露”可能指的是一起涉及20亿元的投资骗局,而鲈乡小贷的股东“Yang Jie”和一位董事“Mr. Weiliang Jie”或与上述案件存在关联。但麦子金服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公司对此事是通过媒体报道才知悉,而“为严格遵守美国相关法律法规,现阶段暂不能对公众披露更多的详细信息。”

  麦子金服重寻资本布局新机

  现已多有龃龉的双方,当初为何决定牵手呢?对麦子金服而言,从经营范围、小贷牌照来看,反向收购有利于公司实现较快速且低成本的上市。麦子金服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虽然鲈乡小贷确实出现业务萎缩和财务收缩情况,但部分线下内容不错,双方可在业务上实现互补与双赢,收购也利于海外布局。而如今计划破灭,公司将在资本市场进行新的动作。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石大龙表示,相对IPO,反向收购费用较低,上市周期较短,3个月左右即可完成,但一般无法通过上市获得融资。而麦子金服此前拟通过反向收购实现上市,一方面会获得上市带来的品牌价值的提升;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在P2P监管趋严的背景下,企图通过收购获得小贷公司牌照。


  麦子金服方面向《投资者报》记者证实,目前公司只有一张保理牌照,尚无小贷牌照,但牌照作为公司重点事项,目前正在积极推进争取。多位业内人士也表示,目前监管停批网络小贷牌照,牌照价格水涨船高。


  与此同时,曾多次曝光的B轮融资尚未完成。2017年4月18日,麦子金服宣布获得银行系资金的B轮融资,投资方一度被传为招商银行,但被后者否认,麦子金服随后予以澄清。麦子金服近日向《投资者报》记者确认B轮融资最终未能完成,但拒绝透露上述“绯闻”银行到底是谁。麦子金服称,以CEO黄大容曾经披露的说法为准,即“真正的原因是当时麦子金服正在谋求海外资本市场的机会。那时VIE架构已经准备构建,因为监管政策的变化导致B轮时间赶不上VIE的时间窗口期,所以对于B轮融资就没有接受。后来也是因为和鲈乡小贷的换股协议处于静默期,所以对于各种传言,都不能出面澄清只能忍着。”

  牌照缺失转型前景未卜

  实际上,2017年麦子金服经历的变动远不止如此。受监管政策的影响,去年上半年麦子金服旗下的名校贷退场,针对北美留学生的现金贷信息平台UniFi整条业务线后来也被放弃,相关人员解散,而其他业务条线也陆续出现人事变动。麦芽分期CEO陈展、诺诺镑客和财神爷CEO何健、原动天CEO殷斌、诺诺镑客的运营负责人、财神爷的技术总监等相继离职,同时离开的还有不少底层员工。


  对此,麦子金服上述负责人表示,离职属公司人员自然交替,上述具名的离职人员仅是公司中层,他们的离开未对业务造成任何影响,同时公司新加盟的高管人士,包括首席内控官、首席风控官、首席策略官等,而对去年5月麦子金服CFO徐吉的离职,麦子金服则表示,其是出于个人职业规划与发展的需要。


  与此同时,麦子金服旗下重要资金端麦子金服财富(原诺诺镑客)近年问题频频,接连爆出盗刷事件、“体操事件”等,去年4月又出现被修改数据诈骗1056万事件和6月存管上线导致逾期等问题,而对后续处理,上述负责人答复道,“相关风险事件已妥善解决,用户几乎没有受到损失,我们对系统安全有信心。”


  记者查阅麦子金服向美国证监会提交文件时披露业绩可见,2014年、2015年、2016年麦子金服的净利润分别为-789.3万美元、-186.6万美元和2233.6万美元,而2017年一季度再度亏损118.4万美元。业内认为,麦子金服时下面临更加严峻的融资和监管环境。■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公司 MORE

  •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华夏幸福成功中标中山民众PPP项目 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创新磁极

积极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华夏幸福在行动。17日,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夏幸福 SH,600340)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取得《中标通知书》,确认公司为中山市产业平台(民众园)综合开发PPP项目的社会资本方中标单位。

转型升级初见成效 深圳惠程2018年一季度业绩迎爆发式增长

4月16日晚间,深圳惠程(002168)发布了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6亿元,业绩同比增长29倍。从业绩增长原因来看,新增业务发力,同时一季报还预计2018年上半年度将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2.5亿元,2018年公司有望迎来历史最好业绩。

光正集团收购案疑为“卖壳”铺路 关键数据差异惹争议

光正集团并购新视界眼科可以快速增强前者的持续盈利能力,但其中存在的关联交易、资金缺口、管理、财务数据存在差异等诸多问题也亟须解决

投资头条 MORE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李斌从摩拜蹊跷抽身 要从全渠道转变为做精深?

从摩拜退出,也使得人们认为李斌终于不再求做广,做多,而是更多专注于蔚来汽车的发展,做深做精。其实,一直以来李斌眼光独到,他不仅看项目看得准,还能拉来众多大佬级投资人参与其中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基金称“白马”估值重塑 笑纳稀有“独角兽”回归

4月18日的降准超出市场预期,此次降准的量级超过前期,因此,对股债两市均形成利好,这无疑提振了市场和投资者的信心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