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外资金大撤离之殇:今年清盘基金达过去三年总和

《投资者报》 记者 闫军 2017-12-25 07:50:00 阅读: 收藏

公募基金清盘在今年达到高峰,96只基金退出的背后是委外资金退潮以及监管限令。回归资产管理本质、调整产品结构成为基金公司的转型方向

  
  随着鸡年进入倒计时,一些公募基金也快掉光了“鸡毛”。
  
  数据显示,11月有22只公募基金产品发布了“拟终止合同”的公告,创出单月历史纪录。12月过半,又有18只基金宣告清盘。《投资者报》记者根据 Wind 数据统计发现,截至12月21日,年内已有96只基金(A、C份额合并计算)选择了清盘,年内清盘基金突破百只已是意料之中。
  
  对于今年基金大规模清盘的原因,华南一家基金公司相关负责人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去年四季度以来,债券市场持续震荡,再加上基金监管的趋严导致委外资金撤离,2017年基金行业产品清盘速度明显加快。
  
  “在与客户充分沟通的前提下,行业开始主动处理旗下到期的‘迷你基金’,未来将进一步集中公司优质投研资源,更好地为持有人服务。”上述负责人表示,主动清盘基金未必是坏事,整合优化旗下产品线也是出于对投资者利益保护的考虑。
  
  近百只基金清盘
  
  2014年之前,公募基金几乎没有清盘的案例,2014年-2016年三年期间,公募基金清盘数量总计为97只,而今年以来清盘基金数额已经近乎达到过去三年的总和。
  
  具体到各家基金公司,今年以来博时基金清盘了8只,国联安、新华基金分别有7只,华夏、民生加银、中融、招商、广发等多家基金公司也清盘了旗下多只产品。
  
  华宝证券基金分析师李真表示,造成今年大量基金清盘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方面是委外资金大量赎回,基金公司若找不到下家,就会选择清盘;另一方面是监管层对“迷你基金”的严格限制。
  
  基金份额持有人数量不满200人或者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业内称之为“迷你基金”。监管层近期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优化“迷你基金”相关监管安排的通知》,对于旗下“迷你基金”数量较多的基金管理人,原则上对其上报的产品适用6个月的注册审查期限。如果公司旗下“迷你基金”数量超过10只,将被暂停申报新基金;同类型“迷你基金”超过3只,会被暂停申报同类型基金产品。
  
  天相投顾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资产净值在5000万元以下的“迷你基金”有345只,占比7.86%,较2017年二季度末增加逾三成。其中资产净值小于2000万元的“超级迷你基金”有24只,更有18只基金资产净值在1000万元以下,最小的资产净值仅为3.11万元。根据规定,这些“迷你基金”连续存在超过60个工作日就要选择清算。
  
  委外资金退潮
  
  事实上,“迷你基金”的增加与委外资金的撤离不无关系。今年以来,“一行三会”频繁出拳,对银行理财的监管加强使得流向资管行业的委外资金随之抽身,大额赎回之下遗留大堆“迷你基金”。
  
  华南另一家基金公司相关负责人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就像保本基金、封闭式基金一样,委外资金作为一个“基金品种”,正在陆续退出历史舞台。任何一家企业的产品都要推陈出新,基金行业同理。在当下积极响应监管引导,清盘是值得提倡的行为。基金清盘是市场的自然出清行为,大家的接受度已经越来越高。但目前全市场有几千只公募基金,而自2014年破冰至今,清盘的基金数量还不到100只,占比其实非常低,未来将有更多不适应市场节奏的基金面临清盘。
  
  华南一位基金从业人士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今年以来清盘基金增多只是一个缩影,背后的逻辑是监管层去年年底开始推行的委外去杠杆,防止套利的结果。
  
  从清盘的基金类型上也可看出今年委外撤退的路径,今年清盘的基金中债券型基金与混合型基金占据主力,Wind 资讯数据显示,债券型、混合型基金分别为53只、35只。
  
  “因为面向普通投资者,公募基金在合规方面尤为谨慎,但是去年底某大型基金深陷货币基金爆仓传言,这让监管层意识到委外资金的风险。”一位公募基金从业人士表示,结合银监会的各项理财管理举措,委外资金大举撤离。
  
  除了债券型基金,包括年内回报率达11%的新华华盛、广发新常态,8%的国联安鑫利等在内的不少混合型基金也因规模较小而清盘。“委外资金并非只投向了债券型基金,也有很多在混合型中。”上述业内人士介绍称,这就不难理解很多混合型基金规模迅速下降的原因了。
  
  投资者无需紧张
  
  “未来委外资金一方面撤出公募基金,另一方面比例调整合规后,可以继续留在公募基金中。”上述业内人士表示,正本清源、减少多层套嵌、持续去杠杆、回归资产管理本质已经成为业内共识,但委外资金大规模进入公募基金领域的可能性已然不大。
  
  和亏损清盘不同,这次公募基金多是主动进行了清盘。华宝证券研报称,由于每只基金需要支付的固定费用相当,若规模过小会导致该部分费用侵蚀过多收益,同时投资运作的难度也会加大,无论从投资者还是基金公司的收益成本考虑,都会选择对这些基金清盘。
  
  招商基金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迷你基金”清盘本质上是为了保护持有人的利益。对基金公司而言,清盘“迷你基金”可以更好地集中公司资源,加强投资管理,提升运营效率;对持有人而言,规模太小的基金,会增加分摊的产品管理成本,但清盘不会影响投资者的资产净值,资金会退回投资者账户。
  
  总体上看,基金清盘并非普遍现象。如果遇到公募基金清盘的情况,投资者无需紧张,资金会根据基金净值退回银行账户,重新再选择一只新基金即可。
  
  不过,多家受访基金公司建议投资者尽量选择规模相对较大的基金,并时常关注持仓基金动态。当然,也并非基金规模越大越好,投资者选择时需综合考虑基金公司管理能力、产品预期风险收益水平、基金经理投资理念、市场环境变化等因素。■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华夏幸福成功中标中山民众PPP项目 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创新磁极

积极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华夏幸福在行动。17日,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夏幸福 SH,600340)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取得《中标通知书》,确认公司为中山市产业平台(民众园)综合开发PPP项目的社会资本方中标单位。

转型升级初见成效 深圳惠程2018年一季度业绩迎爆发式增长

4月16日晚间,深圳惠程(002168)发布了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6亿元,业绩同比增长29倍。从业绩增长原因来看,新增业务发力,同时一季报还预计2018年上半年度将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2.5亿元,2018年公司有望迎来历史最好业绩。

光正集团收购案疑为“卖壳”铺路 关键数据差异惹争议

光正集团并购新视界眼科可以快速增强前者的持续盈利能力,但其中存在的关联交易、资金缺口、管理、财务数据存在差异等诸多问题也亟须解决

投资头条 MORE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李斌从摩拜蹊跷抽身 要从全渠道转变为做精深?

从摩拜退出,也使得人们认为李斌终于不再求做广,做多,而是更多专注于蔚来汽车的发展,做深做精。其实,一直以来李斌眼光独到,他不仅看项目看得准,还能拉来众多大佬级投资人参与其中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基金称“白马”估值重塑 笑纳稀有“独角兽”回归

4月18日的降准超出市场预期,此次降准的量级超过前期,因此,对股债两市均形成利好,这无疑提振了市场和投资者的信心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