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类孙大午的坚持与妥协

《投资者报》 记者 张诗雨 2017-12-18 10:41:00 阅读: 收藏

曾经沧海的孙大午,已经减少了很多锋芒和锐气,但他的讲述和经历依然耐人寻味



  提起孙大午,对他略有了解的人大多觉得他是中国企业家中的异类。他的大午城,一产与三产相结合,俨然一个编外王国。

  
  孙大午的大胆言行曾引起很多人关注。他曾四处奔走,谈“三农”,谈民营企业家的生存问题,还曾经因土地、税负的纠纷,将土地局、税务局告上法庭。最引人注目的是,他于2003年被判非法集资而锒铛入狱。在河北徐水县大午集团,这位曾引起诸多争议的孙大午接受了《投资者报》的面访,回顾了他跌宕起伏的人生。
  
  做“坏人”
  
  1984年,孙大午与人合伙创立大午集团,后成为其个人独资企业。30年后已成为涵盖种植、养殖、农产品加工、农业观光旅游、民办教育、医疗养老等产业的企业。大午集团占地达5000余亩,相当于467个足球场,员工两万余人,固定资产达到20亿元,2016年产值超过30亿元。
  
  坐在记者面前的孙大午本人,今年63岁,眼袋与法令纹较明显,但未见白发,宽扁的嘴唇让孙看上去不苟言笑,颇有威严感。
  
  孙大午一边抽着烟、嗑着瓜子,边向记者讲述他的大午集团。1970年,初中毕业的孙大午当了兵,在部队中一待8年,从那时起,他就显露出逆反、胆大的秉性。
  
  问他为什么当时走上当兵这条路?他说:“那时候除了当兵没有出路,工厂不招工,学校不招生。当时扩军,征兵多,我们村子走了8个。”
  
  还是大头兵的时候,孙大午就崭露头角。“我18岁的时候,有一次军事演习,要引爆地雷,地雷上有个仿制坦克,爆炸后会碎片乱飞,我主动要求演练,当时只有7秒钟,要在这么短的时间躲避是很危险的。离引爆点太近,万一自我保护姿势不对,容易把心脏震坏,结果我毫发无损。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20几岁以后,我就没有那么勇敢了。”他说。
  
  但孙大午并没在部队留住,他认为和自己思想观念有关系,“在部队的时候,我经常和领导较真,质疑上面说的话,交流思想时,他们说我很偏激。我当时写日记,‘晚上唱国际歌,早上却唱东方红’、‘让思想冲破牢笼’,被人看到,告发了,我就被降了职。”孙讲述道。
  
  离开部队后,孙大午被分配到信用社工作,仍然延续了敢想敢干的作风,80年代初期,创业之前,他曾倒卖过生猪,当时算“投机倒把”。他回忆道:“在我们这里,一斤猪肉卖3毛4,大红门那里卖7毛多。一车猪从徐水运到大红门能赚1500~1700元。”
  
  现在看来,当时是因为市场流通领域不发达,孙大午倒腾猪才有如此大的利润空间,但在当时,这一行为却是冒着犯法的风险。
  
  “我觉得是两头喜欢,这边的农民和那边的北京人都高兴。北京人那会儿吃不上肉,这边的猪又卖不出去,尤其夏天,我们这边的猪养的很肥,但附近的食品公司屠宰能力有限、收购不了,很发愁。只能靠这种方式往外卖猪,我一共被没收过两次猪。”
  
  “投机倒把”的经历似乎说明,孙大午并非常规意义上的好人。
  
  记者问,“为什么你说要做好人中的坏人,坏人中的好人?”
  
  他回答:“因为好人不可能当企业家,坏人也当不了企业家,大英雄通常也都曾是大流氓。企业家必须得胆子大、勇于创新、冲撞现有的体制。这就避免不了和陈规旧例,甚至社会的一些法律法规起冲突。”
  
  不做老好人的孙大午,转业后不久就有了笔小钱。80年代,在信用社同事还以步行为主的时候,他已是村里第一个有了日本摩托车、第一个花费2000元盖起大房子的人。
  
  提到为何能够早早发财,自己是否有经商天赋。孙大午说:“那时候人们思想都不解放,我其实没有经商的天赋,只是胆子大而已。”



  搞跨界

  
  1984年,孙大午开始办养鸡场,1988年,从信用社辞职,开始与妻子全职养鸡。90年代,大午集团销售额达到3000多万元,被评为全国民营企业500强。1996年,孙大午被评为河北省养鸡状元。
  
  其实,孙大午的企业发展得并非一帆风顺,曾因占地、税款等多起事件与当地政府产生纠纷。他曾经将土地局、税务局纷纷告上法庭,被人称为孙大炮。2003年,孙大午更因在北大演讲谈到三农问题,直言农村有“八座大山”,一时间成为明星企业家。
  
  2003年是孙大午个人与大午集团的分水岭。这一年,孙大午因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抓,在监狱里待了超过3个月。
  
  祸端起于大午集团的饲料厂,为解决鸡饲料不足,该厂向附近村民借粮食,后来周围村庄的农民都把粮食存放这里,企业给打借条,农民需要粮食的时候用现金来财务支取,靠这种方式,饲料厂的资金也盘活了,尽管未拖欠过农民粮和钱,孙大午仍被判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而入狱。
  
  在2003年之前,大午集团的产业以农业、养殖业为主。那之后,大午集团逐渐向教育、旅游等产业转型。记者所住的5层高的温泉酒店是2007年建成的。
  
  孙大午的首次跨界,是从农业跨到教育界。1998年,大午中学成立,最开始,校内生源不足,老师们经常要主动上门去周边地方去招生,中学和小学都在一个教学楼里上课。现在,大午中学和小学都有3000余学生。
  
  仅在初中部,新一届的初一就有18个班,每个班55名学生。记者看到每个班都安装了投影仪等设备。地处北京周边,方便大午集团获取生源,学校老师告诉记者,有一部分学生父母在北京打工,就把子女安排在这所寄宿式学校,周六日再回家。
  
  2015年,大午小学新的教学楼建好,共有68间教室。楼内一层大厅,是宽敞的室内活动场所。小学的新校舍,硬件也有所改良,记者看到,每个宿舍都配有独立卫生间,太阳能淋浴。
  
  但孙大午也并非完全出于公益目的投身教育,随着学校硬件的升级,学费也水涨船高。孙大午告诉记者,“现在中学与小学每位学生,每年学费、食宿费合计收取15000元,大午集团内部职工费用减半。我们学校每年盈利3000万到5000万元。”他说。
  
  办社会
  
  从医是孙大午另一次大幅跨界。2017年,大午医院投入使用,该医院按三甲医院规格建成,耗资6.6亿元,一共有15层高,站在最高层能看到大午城全景。 医院内部配有重症监护室产房等,但鲜有病人,一层大厅里也显得空空荡荡,记者去参观时,只看见导诊台护士一人。
  
  记者问孙大午,可接受多久亏损经营大午医院?孙大午并未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对医院的未来颇有信心,认为大午中学的成功能复制到大午医院上。
  
  “我没有想着靠大午医院赚钱,但它一定不会亏损。医院现在尽量去让病人住院,因为国家可以报销,因此普遍存在过度医疗,医生收回扣。但我们杜绝过度医疗,打造出美誉度之后,大企业和政府都会把我这儿设为定点医院。在别的医院花100万才能治好的病,我这里花30万就能见好。你要是政府或是企业领导人,你不找这样的医院么。”
  
  配套产业完备的大午集团俨然属于企业办社会,一个可以自给自足的社群,和之前的国企集团发展配套产业颇有相似,不同的是,大午集团各子公司都是自负盈亏。
  
  2003年,大午集团的销售额达到1亿元,去年已接近30亿元。从数据上看,大午集团这些年的规模不断扩大。但30亿元的销售额却无法跻身民营企业500强,以它曾经的辉煌来说,大午集团看上去已经落后了。
  
  与孙大午同时期的农民及企业家,鲁冠球、刘永好等,后期也都曾进入汽车界、房地产界。孙大午却一直固守在农业和服务业中。
  
  孙大午说,他的理想是在农村建起一座吸纳5万人的城镇。“我不会哪行赚钱就去做哪行,我是在办社会,并不是办企业,社会是不死的企业,我想把企业变成不死的社会。大午集团曾经死过十几家企业,但再死十几家也没关系,只要大午城还在,总有企业能生存。生生死死是企业的常态,但不是社会的常态,社会是只要人活着,就要吃饭、看病、娱乐、生活,所以说社会是不死的企业。”
  
  说起同样胆大的牟其中,孙大午认为,他与牟其中不同。“他(指牟其中)可以玩资本、玩金融。他想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个洞,我没有这种想法。企业家是把人置于第一位,产品在第二位,利润放在第三位。而商人是把利润看的最重要,什么赚钱搞什么,房地产赚钱盖房子,金融赚钱去买股票投资,工业赚钱造汽车。”
  
  变妥协
  
  2004年,孙大午出狱后,由于无法担任董事长、法人代表,便在大午集团实施另一创举,实行“私营企业君主立宪制”(简称“私企立宪”)。按照“私企立宪”的制度设计,集团设立董事会、理事会、监事会,分管决策、执行、监督。孙大午此后退居幕后,改任大午集团监事长。
  
  大午集团的三会代表都由选举产生,凡是工龄十年以上的工人都可成为选举人,但工龄满一年就可作为被选举人,小到带班长,都可由选举产生。
  
  孙大午认为,这样的制度一是可以避免管理层犯大错误;二是可以带动员工的积极性。“管理层每几年就有一次大的换届,这样的环境,在位的管理层也会有所顾忌,不会犯大错了。管理的真谛是释放。我们规定,每个子公司每年三分之一的利润自用,这部分钱可以来年用作上新项目,这样大家的积极性就调动起来了。”他表示。
  
  但孙大午个人也并非将所有权力都放弃,他只是少插手了决策权与经营权,而监督权和收益权仍在他手中。“我们的这个制度是为了减事增效,我的事情少了,效益还增加了,减事就少了我的事了,还提高了效益,这不是很好的事情么。”他说。
  
  插手管理的事务减少之后,可以说,这些年变清闲了很多。2008年,孙大午成立了釜山文化研究中心,专门研究考古。
  
  孙大午常说,“没有阅历思考不出有水平的东西。”人生阅历丰富的孙大午,也在尝试与自己、社会和解。他对记者说:“我们常常以好人、坏人来区分人。但恶里有善、善里有恶才是人世间常态。种瓜未必得瓜、种豆未必得豆、因果关系是一种常态,但非常态才是社会真实的演绎。道可道非、善恶都是道。”
  
  当记者问孙大午有没有后悔的事情,孙回答:“没有什么后悔的事儿,坐牢那会儿,呼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觉得自己没有一点作用,当时确实有过迷茫,现在回想起来,仍觉得那时候是挺惨的。”
  
  在人们眼中一贯逆反的孙大午是否也在选择妥协呢?孙最后说:“我已经减少了很多锋芒和锐气,我研究考古就是为了不再说什么,能不说就尽量不说。”■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华夏幸福成功中标中山民众PPP项目 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创新磁极

积极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华夏幸福在行动。17日,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夏幸福 SH,600340)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取得《中标通知书》,确认公司为中山市产业平台(民众园)综合开发PPP项目的社会资本方中标单位。

转型升级初见成效 深圳惠程2018年一季度业绩迎爆发式增长

4月16日晚间,深圳惠程(002168)发布了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6亿元,业绩同比增长29倍。从业绩增长原因来看,新增业务发力,同时一季报还预计2018年上半年度将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2.5亿元,2018年公司有望迎来历史最好业绩。

光正集团收购案疑为“卖壳”铺路 关键数据差异惹争议

光正集团并购新视界眼科可以快速增强前者的持续盈利能力,但其中存在的关联交易、资金缺口、管理、财务数据存在差异等诸多问题也亟须解决

投资头条 MORE

全面进入造车新时代 比亚迪汽车强势出击北京车展

4月25日,比亚迪汽车强势登陆第十五届北京车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先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先生以及设计总监艾格先生等高层领导均出席了本次车展。作为新能源领域的引领者,比亚迪在本次车展上不负众望,展现出非凡实力。

李斌从摩拜蹊跷抽身 要从全渠道转变为做精深?

从摩拜退出,也使得人们认为李斌终于不再求做广,做多,而是更多专注于蔚来汽车的发展,做深做精。其实,一直以来李斌眼光独到,他不仅看项目看得准,还能拉来众多大佬级投资人参与其中

高负债并购迷局:天海投资75亿收购当当网

目前天海投资的资产负债率为85.12%,当当网的资产负债率约为98.45%,远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1万元“变出”126亿元 雅戈尔是财技高超还是掩耳盗铃?

一个简单地小额增持动作,雅戈尔将2017年33亿元的投资损失一举扭转为93亿元的投资收益,相当于用1万元“变出”了126亿元

中弘股份“连环债务危机”又遇新变数

公司或将获得200亿元重组资金,重组方被视为有“华融系”背景,而华融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刚被传出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

销售保守拿地激进 北辰实业在下怎样一盘棋?

北辰实业在最近几年拿下了不少“地王”,但由于这些地块楼面价已经不低,再加上处在相对严格的调控周期,想要以较高的售价快速周转难度并不小

京城房企首开股份2017销售滑坡 严调控下如何突围?

2017年,首开股份在营业收入仅300多亿的情况下,喊出了2018年冲千亿的目标,从项目储备来看具备这样的可能性,但能否实现,还要看总体的政策环境与市场环境

科大讯飞被指“寅吃卯粮” 不足5亿利润撑起800亿市值

科技企业持续高额投入研发,本应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但如果这种投入相当一部分是以“资本化”形式入账,则需要考量对今后利润的影响

贝达药业首次业绩下降 单一产品打天下难破局

贝达药业大力研发新药的努力无疑是有助于改善对单一核心产品的过度依赖,但大幅增加的资本化研发支出仍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一旦研发失败,将被迫一次性计提减值?

基金称“白马”估值重塑 笑纳稀有“独角兽”回归

4月18日的降准超出市场预期,此次降准的量级超过前期,因此,对股债两市均形成利好,这无疑提振了市场和投资者的信心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