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马邱光和跌出胡润百富榜前100 想仰仗童装和电商走出行业困局

《投资者报》 记者 潘亦纯 2017-10-30 06:21:00 阅读: 收藏

近日,《投资者报》记者就如何看待2017年胡润百富榜排名下降、公司股价下跌、公司未来发展战略等方面致电致函森马服饰,但并未获得相关答复。  
  

  在最新发布的胡润百富排行榜上,不少服装行业大佬榜上有名,森马服饰的邱光和家族位列其中。2017年,邱光和家族以180亿元的财富位列胡润百富榜第166位。这与去年的第66名相比,今年的排名显然退后了不少。
  
  仔细研判材料,《投资者报》记者注意到,邱光和财富地位的下降或许与今年以来森马服饰的股价一直处于震荡下跌有关。据Wind资讯数据统计显示,截至10月25日,森马服饰收盘价为8.69元/股,年内下跌约12%。Wind资讯数据还显示,截至2016年年末,邱光和家族(特指邱光和、其妻郑秋兰、其子女邱坚强、邱艳芳)总计持有森马服饰约12亿股,占比46%,从年初到10月25日,市值已缩水18亿元,这还是未计算其家族其他成员或其旗下公司持股的情况。
  
  实际上,整个服装行业今年以来股价表现都不景气,据华金证券最新统计的数据显示,上周防止服装板块下跌2.08%,落后于大盘2.23个百分点。
  
  但有趣的是,股价的下跌与业绩的上涨形成了鲜明对比,Wind资讯数据统计显示,2014年到2016年中,公司净利润及营业收入均以10%左右的增速上涨,与行业平均水平相当。但股价仍不见起色,表明投资人对其未来并不看好。
  
  实际上,过去几年时间里,服装行业的日子并不太好过,海外品牌进入中国大肆抢占市场、电商渠道挤压线下门店的发展。
  
  近日,《投资者报》记者就如何看待2017年胡润百富榜排名下降、公司股价下跌、公司未来发展战略等方面致电致函森马服饰,但并未获得相关答复。
  
  31岁首次创业
  
  温州商人一直被视为中国财富积累速度最快的群体之一,邱光和便是一名典型的温州商人。他倒卖过家电、涉足过房地产,最终选择了服装,并成功将森马涉足资本市场,实现了企业的改造升级与家族财富的迅速暴增。
  
  据公开资料显示,邱光和1951年出生于浙江温州瓯海县,当时,邱家是整个村子最穷的一家,14岁,邱光和便辍学下田干活,而后入伍当了兵,20岁退伍后,就当上了人民公社半脱产干部。
  
  80年代,温州民营经济开始萌芽,邱光和跟随村长一行人去香港观摩家电行业,回来之后,便成立了瓯海家用电器公司,这是31岁的邱光和第一次创业,不仅如此,他还把不少村民集合起来,一起搞业务。据了解,这家公司先是成为科技公司爱国者的华东区总经销商,而后还成了爱国者的代工商。
  
  就是靠着这家公司,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邱光和就赚到了人生中第一个100万,1993年,邱光和在温州的乡镇开了87家销售网点,年销售额突破1亿大关。
  
  台风意外促使转行
  
  如果仅看这段创业经历,邱光和无疑已经是一名成功的商人,那么他后来为何又创办了森马服饰呢?这主要源于一场台风引发的意外,1994年,17号台风冲进了邱光和的门店和仓库,千万资产毁于一旦。祸不单行,1995年,邱光和又被发小卷走了500万。
  
  邱光和决定转行,他在温州发现,家电作坊变少了,服装店却多了起来,他决定转行做服装,森马服饰便由此诞生。
  
  1996年,中国服装行业蓬勃发展,自主品牌遍地开花,森马服饰为何可以脱颖而出?原因可能是多样的,但如果从邱光和自身去找原因,可能与其性格有着密切的关联。
  
  在2013年的一组报道中写道,“如果没有出差安排,邱光和每天8点准时到达办公室,即使就住在温州市区,专车接送,他中午也是和员工们一起在公司餐厅吃饭。一帮员工围桌而坐,边吃边聊。”
  
  由此可以看出,邱光和没什么架子,这使得他当时在转行决定成立森马服饰时,以前的渠道代理商愿意跟着他转行,据了解,如今在森马服饰的加盟商中,有80%和邱光和合作10年以上,这让森马服饰的渠道销售状况趋于稳定。
  
  从经营上来看, 邱光和也是点子颇多,他将生产和渠道交付出去,而把品牌留在公司,这种轻资产模式使得森马服饰能够低成本地利用外部生产资源,从而迅速扩大市场规模,2011年,森马服饰正式上市,当年,公司营业收入达到78亿元,净利润12.23亿元。
  
  选择发展电商和童装
  
  实际上,过去5年时间里,国内服装行业面临着不少困境,海外品牌进入中国分食市场、电商渠道冲击线下门店,不少服装企业深陷其中而无法自拔,例如美邦服饰连续多年亏损。
  
  森马也经历过这个阶段,2012年是森马服饰的低谷期,当年,公司营业收入下降9%。
  
  但近三年来,森马服饰发展得一直不错,营业收入、净利润等主要财务指标每年都有10%左右的增长,原因何在?邱光和在企业走下坡路之时,选择了发展童装及电商。与其他服装企业仅将线下服装放到线上销售的简单电商化不同,森马选择了推出线上品牌来扩大电商渠道的业务量。2014年,线上品牌“哥来买”上线,主打高质平价,主打高性价比男装。2016年,电商渠道给公司带来了30%的业务贡献,而去年,电商营收增速超过80%。
  
  其次就是童装,截至2017年上半年,公司童装营业收入为22亿元,同比上涨25%,占总营业收入比例达51%,首次超过了成人服饰。据了解,目前森马服饰旗下第一童装品牌巴拉巴拉童装成立于2002年,也是邱光和一手带起的。
  
  事实上,邱光和的做法无独有偶,上市服装企业中,朗姿股份2014年投资了韩国知名童装上市公司阿卡邦、361°童装发展也非常迅速,对集团营收贡献甚至超越了主打品牌。
  
  2017年是森马服饰又一个“五年计划”的开局之年,2016年12月18日,森马集团举行了20周年庆典,邱光和在这次庆典上提出了一个“小目标”,称到2021年,终端零售要达到800亿的战略目标,这也就意味着在未来几年时间里,终端零售年增幅要达到25%,邱光和能做到吗?■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番茄路“哭晕”投资者 中粮糖业混改浮出水面

盲目扩张和日益被挤压的市场份额,使得番茄企业,尤其是像中粮糖业这样的代表企业元气大伤,也导致整个行业从红火状态逐渐滑落为多家上市公司的“包袱”

泰禾集团被忧资金缺口 生猛大举扩张能蹦多远

泰禾集团通过大举并购获得土地及项目的开发模式下,对资金的渴求早就超过了一般房企,而在周转速度不如预期时,“造血”速度又跟不上债务增速的一系列问题就更为突出

莎普爱思遭遇史上最大风波 被疑模糊消费者使用风险

莎普爱思滴眼液获得批文的适应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内障”,然而公司在宣传中却模糊掉“早期”二字,且颇有用症状代替疾病之嫌,由此也引来更多的质疑

只见钱来却未见车量产 互联网车企泥沙俱下

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的规划产能已经严重过剩,互联网车企还要在其中分上一杯羹,可谓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不言而喻未来竞争会异常惨烈,“剩者为王”

史上首次“零过会”背后杀手锏 新股发行撞上“迟疑则否”时代枪口

政策趋严,对于发行人而言,意味着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成本,用以规范企业运作;对于保荐人而言,意味着需要更加全面和深入的辅导,花费更多的精力在申报材料及反馈意见上,以确保不留疑点

一级资本充足率8.61%将触监管红线 郑州银行二度闯关A股渴望求生

资本充足率反映商业银行在存款人和债权人的资产遭到损失之前,该银行能以自有资本承担损失的程度。而郑州银行的这一指标处于银行业的垫底位置

海信陷入与夏普诉讼战 狂买难解上游真实短板

虽然在拿回北美销售权方面,夏普表现得有些不地道,违背了契约精神,但因其在技术方面的强势,海信却不得不陷入被动局面

遮努煮酒海中南:攻破“喝酒伤身”难题 欲做酒业革新者

遮努煮酒创始团队成员拥有焖锅酒非遗传承人、中医药、会所经营、工业设计背景。通过创始人私人关系结识的一些老将军、老干部、公司老板成为“遮努煮酒”的种子用户

“虐童风波”致威创股份股价跳水 幼教资本化是天使还是魔鬼?

近期幼教行业中频频曝出的虐童事件,令威创股份股价大幅下跌。资本的介入,使得被收购幼儿园扩充大量加盟商,以提升业绩。但加盟制管理难度大、监控困难,虐童案事件也就更难以避免

雏鹰农牧面临最长猪周期魔咒 1.35亿元抢占沙县小吃寻援兵

国内生猪养殖行业市场化程度很高,因此养猪企业几乎无一能够避免“猪周期”的影响。如何在“猪周期”低谷不亏损甚至盈利,也成为整个行业最大的考验

投资头条 MORE

券商称细分子行业藏龙卧虎 机构性持续慢牛机会可期

在当下节点上,券商提出了拥抱与消费升级相关“金融、消费做底仓,制造为先锋”的投资布局主思路

机构称趁震荡抓住主线建仓 保利地产等10只个股被集中推荐

12月1日~12月7日券商集中推荐的股票前四名为:东江环保、保利地产、浙江鼎力、宇通客车,这4家公司分别属于深圳A股和上海A股。

超七成权益类基金11月折戟 基金经理称选股难度加大

“抱团取暖”的基金经理们这回的确感受到股市回调、收益下跌的一丝寒意。那么,白马股的行情是否戛然而止?当前投资者又该如何选择基金产品?

嘉实19年夯实资产管理核心竞争力 旗下17只翻倍基金

嘉实基金立足“全天候、多策略”新投研模式,通过专业的主动管理能力为投资者持续创造财富增长。旗下成立以来业绩翻倍的基金多达17只,今年亦有18只基金收益率超过30%

基金称趁调整换思路布局 年末四行业频抛橄榄枝

临近年底,市场仍将以结构性机会为主,博弈情绪依然浓厚。不过短期市场仍存压力,但回落幅度相对有限

对标茅台只为杀出一条血路 水井坊围猎高端白酒

高端白酒品牌需要长期培育,企业不可能依靠单一产品短期实现高端化。而在中国高端白酒市场,至少短期内还难以有企业能撼动贵州茅台与五粮液的双巨头格局   

番茄路“哭晕”投资者 中粮糖业混改浮出水面

盲目扩张和日益被挤压的市场份额,使得番茄企业,尤其是像中粮糖业这样的代表企业元气大伤,也导致整个行业从红火状态逐渐滑落为多家上市公司的“包袱”

泰禾集团被忧资金缺口 生猛大举扩张能蹦多远

泰禾集团通过大举并购获得土地及项目的开发模式下,对资金的渴求早就超过了一般房企,而在周转速度不如预期时,“造血”速度又跟不上债务增速的一系列问题就更为突出

莎普爱思遭遇史上最大风波 被疑模糊消费者使用风险

莎普爱思滴眼液获得批文的适应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内障”,然而公司在宣传中却模糊掉“早期”二字,且颇有用症状代替疾病之嫌,由此也引来更多的质疑

只见钱来却未见车量产 互联网车企泥沙俱下

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的规划产能已经严重过剩,互联网车企还要在其中分上一杯羹,可谓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不言而喻未来竞争会异常惨烈,“剩者为王”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