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包袱做减法的一汽轿车 欲爬出低谷有何心腹难事

《投资者报》 记者 张诗雨 2017-09-30 23:23:00 阅读: 收藏

除了甩掉夏利这个包袱外,机制更灵活,市场反应更迅速或许才是一汽轿车未来需要快马加鞭地解决好这些难题,这也是一汽集团能否早日实现整体上市的关键所在

  近年来,一汽轿车(000800.SZ)屡屡上热搜,大幅亏损、变卖红旗、高管调动等新闻令其不断受到市场关注。9月22日,一汽轿车大股东一汽股份减持消息曝光,一汽轿车兄弟公司——一汽夏利股份将在后续被抛售。这不禁令人猜想,困扰一汽多年的同业竞争问题,将会有重大进展了吗?是否同时也意味着一汽集团的整体上市为期不远了?
  
  与此同时,一汽轿车自在今年4月、6月间分别将总经理与董事长更换,抛售一汽夏利股份是否由新任董事长和总经理主导?公司今年来为这一目标的实现做了哪些准备?公司曾在去年承诺3年内解决同业竞争问题,是否能够兑现?此外,整体上市有何进展?
  
  就以上相关问题,《投资者报》记者向一汽轿车致电致函,但电话均未有人接听,邮件也未有回应。
  
  变卖一汽夏利
  
  这波对一汽集团整体上市的期待源于9月21日,一汽夏利发出的一份公告称,公司接到通知,控股股东一汽股份将以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所持公司部分股份,本次转让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将发生变更。
  
  一汽股份是一汽集团子公司,也是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的控股股东,分别持有两家公司47.73%与53.03%的股份。在同一股东控股的情况下,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的管理层也高度重合,竺延风、徐建一、许宪平、秦焕明都曾同时担任两公司的董事长。现在看来,这种同时在两公司任董事长的状况,期间要在一汽轿车新任董事长——王国强任期画上终点。
  
  早在2002年,天汽集团将持有的天津夏利60%股权卖给一汽集团,天津夏利从此改为一汽夏利。从此以后,一汽集团也一直在一汽夏利董事会中稳定占据4~5个席位。
  
  但因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产品较为相似,两家上市公司也一直被同业竞争问题所缠绕。一汽轿车现旗下主要产品包括轿车奔腾、马自达。两款车售价区间分别在8万至14万元、14万至21万元。一汽夏利则生产轿车夏利、威志、骏派等系列。
  
  同是生产轿车的企业,可以说,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曾是一对难兄难弟。2016年,一汽轿车扣非后亏损11亿元,一汽夏利则亏损17亿元。2017年上半年,一汽轿车的状况有所好转,盈利2.5亿元,一汽夏利却仍亏损6.8亿元。
  
  一汽集团入股夏利初期,夏利也曾为集团带来些许收益。2003年至2011年间,一汽夏利均保持了盈利。但自2012年以来,其扣非后均为亏损,不断靠变卖资产来保壳。这使得一汽集团一方面收不到多少利润,一方面还因迟迟解决不了同业竞争,耽搁整体上市。
  
  不断做减法
  
  2011年,一汽股份曾向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做出不可撤销承诺,在5年内通过资产重组或其他方式解决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同业竞争问题。但在去年,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又在公告中表示,“承诺无法履行,恳请股东大会同意其将承诺期延迟3年作为过渡。”
  
  事实上,同业竞争问题已经困扰一汽很长时间,这也许是新任管理层战略调整的原因之一,目前看来,新任管理层的方向正是“甩包袱”,割舍一汽夏利。
  
  6月8日,一汽轿车发布公告,宣布公司董事长秦焕明将辞职,不再公司担任任何职位,
  
  公司新任董事长便是王国强。董事长更换的一个多月前,公司的总经理也换了人。4月29日,公司在公告中称,总经理安铁成因工作原因辞职,安铁成的继任者是胡咏,后者曾任一汽大众总经理。
  
  近年来的一汽轿车可谓高管变动频频。今年6月是一汽轿车2016年以来二度更换董事长,在10个月前,也就是2016年10月,公司也曾完成过一次董事长更替。那一次是由秦焕明接替许宪平的位置,担任一汽轿车董事长。
  
  在任10个月期间,秦焕明对一汽轿车实施了一系列重大变革,他的变革措施可以简单概括为甩包袱、做减法,其中一项便是变卖红旗。2016年11月19日,一汽轿车发布公告称,拟以4.28亿元的价格将红旗汽车转让给控股股东一汽股份。
  
  今年4月初,一汽轿车停止建设已投资超过人民币两亿元的D201项目,即推出一款自主研发的高端MPV车型,以避免造成更大的投资损失。
  
  今年5月间,公司将旗下一新能源工厂的建设叫停,并在公告中表示,未来5年,公司利用现有两个工厂40万/年的标准产能,通过优化产品布局及生命周期,能够满足未来产品布局及规划产量需求。言外之意,公司现有产能就能满足要求,再多投入就是浪费。
  
  尚需完善机制
  
  尽管一直在不断做减法,让一汽轿车在今年摆脱了亏损。但在响应市场上,一汽轿车还是明显落于人后。
  
  拿近年来火爆的SUV产品来说,一汽轿车在去年12月才推出旗下首款SUV车——奔腾X80。迄今为止,公司也未在市场上推出新能源轿车。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在竞争激烈的乘用车市场可能一步落后于人,便步步落后于人。
  
  对此,汽车专家凌然曾对《投资者报》表示:“一汽这种一支笔或者盖N个公章才能解决问题的机制不利于企业发展。车企在这个时间,要迅速抓住机遇、解决问题,才能迎接市场的挑战。”
  
  还有更令一汽轿车尴尬的是,在公司终止新能源工厂建设后,有关部门就对推动新能源汽车发展推出重要政策。在9月9日举行的2017中国汽车产业发展国际论坛上,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曾表示,我国已启动传统能源车停产停售时间表研究。正在考虑推行双积分管理办法,即企业所产燃油车超过一定燃油量将减少积分,相反,生产新能源汽车超过一定的公里数将得到正积分。
  
  这对目前尚无新能源车产品的一汽轿车无疑是重大考验。对此,一汽轿车也在半年报中承认,公司面临节能减排压力增大、法规趋严、步伐加快的风险。
  
  对于一汽整体而言,除了甩掉夏利这个包袱,机制更灵活,市场反应更迅速或许才是一汽轿车未来需要尽快解决的问题,也是一汽集团能否早日实现整体上市的关键所在。■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番茄路“哭晕”投资者 中粮糖业混改浮出水面

盲目扩张和日益被挤压的市场份额,使得番茄企业,尤其是像中粮糖业这样的代表企业元气大伤,也导致整个行业从红火状态逐渐滑落为多家上市公司的“包袱”

泰禾集团被忧资金缺口 生猛大举扩张能蹦多远

泰禾集团通过大举并购获得土地及项目的开发模式下,对资金的渴求早就超过了一般房企,而在周转速度不如预期时,“造血”速度又跟不上债务增速的一系列问题就更为突出

莎普爱思遭遇史上最大风波 被疑模糊消费者使用风险

莎普爱思滴眼液获得批文的适应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内障”,然而公司在宣传中却模糊掉“早期”二字,且颇有用症状代替疾病之嫌,由此也引来更多的质疑

只见钱来却未见车量产 互联网车企泥沙俱下

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的规划产能已经严重过剩,互联网车企还要在其中分上一杯羹,可谓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不言而喻未来竞争会异常惨烈,“剩者为王”

史上首次“零过会”背后杀手锏 新股发行撞上“迟疑则否”时代枪口

政策趋严,对于发行人而言,意味着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成本,用以规范企业运作;对于保荐人而言,意味着需要更加全面和深入的辅导,花费更多的精力在申报材料及反馈意见上,以确保不留疑点

一级资本充足率8.61%将触监管红线 郑州银行二度闯关A股渴望求生

资本充足率反映商业银行在存款人和债权人的资产遭到损失之前,该银行能以自有资本承担损失的程度。而郑州银行的这一指标处于银行业的垫底位置

海信陷入与夏普诉讼战 狂买难解上游真实短板

虽然在拿回北美销售权方面,夏普表现得有些不地道,违背了契约精神,但因其在技术方面的强势,海信却不得不陷入被动局面

遮努煮酒海中南:攻破“喝酒伤身”难题 欲做酒业革新者

遮努煮酒创始团队成员拥有焖锅酒非遗传承人、中医药、会所经营、工业设计背景。通过创始人私人关系结识的一些老将军、老干部、公司老板成为“遮努煮酒”的种子用户

“虐童风波”致威创股份股价跳水 幼教资本化是天使还是魔鬼?

近期幼教行业中频频曝出的虐童事件,令威创股份股价大幅下跌。资本的介入,使得被收购幼儿园扩充大量加盟商,以提升业绩。但加盟制管理难度大、监控困难,虐童案事件也就更难以避免

雏鹰农牧面临最长猪周期魔咒 1.35亿元抢占沙县小吃寻援兵

国内生猪养殖行业市场化程度很高,因此养猪企业几乎无一能够避免“猪周期”的影响。如何在“猪周期”低谷不亏损甚至盈利,也成为整个行业最大的考验

投资头条 MORE

券商称细分子行业藏龙卧虎 机构性持续慢牛机会可期

在当下节点上,券商提出了拥抱与消费升级相关“金融、消费做底仓,制造为先锋”的投资布局主思路

机构称趁震荡抓住主线建仓 保利地产等10只个股被集中推荐

12月1日~12月7日券商集中推荐的股票前四名为:东江环保、保利地产、浙江鼎力、宇通客车,这4家公司分别属于深圳A股和上海A股。

超七成权益类基金11月折戟 基金经理称选股难度加大

“抱团取暖”的基金经理们这回的确感受到股市回调、收益下跌的一丝寒意。那么,白马股的行情是否戛然而止?当前投资者又该如何选择基金产品?

嘉实19年夯实资产管理核心竞争力 旗下17只翻倍基金

嘉实基金立足“全天候、多策略”新投研模式,通过专业的主动管理能力为投资者持续创造财富增长。旗下成立以来业绩翻倍的基金多达17只,今年亦有18只基金收益率超过30%

基金称趁调整换思路布局 年末四行业频抛橄榄枝

临近年底,市场仍将以结构性机会为主,博弈情绪依然浓厚。不过短期市场仍存压力,但回落幅度相对有限

对标茅台只为杀出一条血路 水井坊围猎高端白酒

高端白酒品牌需要长期培育,企业不可能依靠单一产品短期实现高端化。而在中国高端白酒市场,至少短期内还难以有企业能撼动贵州茅台与五粮液的双巨头格局   

番茄路“哭晕”投资者 中粮糖业混改浮出水面

盲目扩张和日益被挤压的市场份额,使得番茄企业,尤其是像中粮糖业这样的代表企业元气大伤,也导致整个行业从红火状态逐渐滑落为多家上市公司的“包袱”

泰禾集团被忧资金缺口 生猛大举扩张能蹦多远

泰禾集团通过大举并购获得土地及项目的开发模式下,对资金的渴求早就超过了一般房企,而在周转速度不如预期时,“造血”速度又跟不上债务增速的一系列问题就更为突出

莎普爱思遭遇史上最大风波 被疑模糊消费者使用风险

莎普爱思滴眼液获得批文的适应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内障”,然而公司在宣传中却模糊掉“早期”二字,且颇有用症状代替疾病之嫌,由此也引来更多的质疑

只见钱来却未见车量产 互联网车企泥沙俱下

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的规划产能已经严重过剩,互联网车企还要在其中分上一杯羹,可谓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不言而喻未来竞争会异常惨烈,“剩者为王”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