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吞象”收购上海莱士受挫 同方股份缘何陷入难言亏损

《投资者报》 记者 张诗雨 2017-09-30 23:19:00 阅读: 收藏

尽管收购上海莱士被否,同方股份仍表示将继续在健康产业布局。主业本为信息产业的同方股份,近年来却走上多元化道路,但以财务数据来看,公司并未因此获利

  人工智能这一风口,并未让每家与此概念相关的公司股价都一飞冲天,比如同方股份(600100.SH)。
  
  尽管头顶“高校第一股”光环,但同方股份近年来却过得并不顺利,今年来股价亦持续低迷,徘徊在12元至16元左右。在其他人工智能概念股纷纷走强时,同方股份的股价表现并不惊艳,显示出市场预期较低,这也和公司2016年以来扣非后均亏损有关,而其宣称的多元化战略至少到目前未能让业绩出现转机。
  
  谋求多元化发展后,同方股份一直在寻求有商机的行业,其中,医疗健康产业是公司近来发展的一大方向。但这一方向目前却走得有些坎坷,9月15日,公司公告称,收购血制品企业——上海莱士(002252.SZ)的计划遭否决。
  
  同方股份与上海莱士的重组为何以失败告终?医疗产业是如何与公司原有业务、自身优势相结合的?公司是否担心多元化道路会削弱核心竞争力?
  
  就以上相关问题,《投资者报》记者向同方股份致电致函,在多次拨打电话无人接听后,记者在9月27日上午来到公司办公处——海淀区同方科技广场A座。在告知前台人员采访需求后,公司企划部员工以记者未曾预约为由,拒绝接受采访。当记者表示,是否可以预约当日下午采访时,对方同样回绝,并草草结束通话。
  
  收购医疗公司受挫
  
  9月15日,同方股份公告披露,公司自今年4月便开始筹划的重组以失败告终。同方股份此次计划重组对象是上海莱士,原来的计划是以300亿元的价格收购上海莱士29.9%的股份。
  
  上海莱士是目前中国最大的血液制品生产企业之一。产品主要包括人血白蛋白、静注人免疫球蛋白、特免类、凝血因子类产品等。
  
  对于为何选择进入血制品市场,同方股份在公告中表示,血液制品市场集中度较高,而且血液制品行业因为政策监管严、固定成本投入高等原因,进入壁垒很高,因而新的企业进入的可能性不高。通过此次对上海莱士的收购,同方股份可以快速介入到血液制品行业,同时可以改善公司的财务状况。
  
  财务状况方面,上海莱士的确强于同方股份。前者扣非后净利润2.7亿元,后者扣非后却亏损1.7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同方股份目前的市值只有361亿元,上海莱士则达到1023亿元。而同方股份却要花费接近自己市值的金额——300亿元收购上海莱士,此次收购双方的悬殊堪称“蛇吞象”。
  
  不知是否因为两家公司市值、财务数据的差距,证监会将这一收购否决了。由于同方股份业绩长期不振,众多投资人本指望此次收购能让公司走出泥潭,对此也是心怀期待。因而上海莱士收购案泡汤后,大量投资人抛售公司股票,9月21日,同方股份复牌后,股价下跌8.4%,9月22日下跌6%。
  
  咬定发展健康产业
  
  同方股份对医疗产业的布局不止于此。今年6月,同方股份通过境外下属孙公司,以20.5亿元的价格认购天诚国际11.875%的股份。公司之所以入股天诚国际,是看上后者持有一家血制品公司100%股权,该公司是英国企业BPL。
  
  今年4月,同方股份董事会通过一项议案,同意公司通过境外全资孙公司出资18 亿港元收购中国医疗网络(00383.HK)27.62%的股份,该交易达成后,中国医疗网络大股东将易主。
  
  同样在今年4月,同方股份公布设立全资子公司同方大健康,注册资本达10亿元。这一子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健康管理、健康咨询;医疗信息咨询;从事医疗领域内的设备销售、技术开发、技术转让等。
  
  对于成立大健康公司的目的,同方股份称,医疗健康作为全球最大的产业之一,支出总额占全球 GDP 总额的1/10左右,是全球经济发展的新引擎。随着经济发展水平和收入提高,我国人民群众对医疗卫生服务的需求数量、质量不断提升,拉动了卫生费用的持续增长。
  
  成立医疗健康子公司,足以说明同方股份对医疗产业的高度重视,频频出手对健康企业进行收购,也显示出同方股份在这一领域发力的决心。尽管此次收购上海莱士受挫,但同方股份曾对外表示,大健康产业领域是公司产业发展战略的一个重要方向,公司将继续完善在这一领域的产业布局,拓展新的利润增长点,提升公司的盈利能力和经营业绩。
  
  多元化发展未见成效
  
  然而,咬定健康产业的同方股份此前并没有医药产业的基础,此次投资上海莱士,介入上游的血制品行业,公司自身销售网络与后者风马牛不相及,能否带来协同效应存在疑问。
  
  同方股份成立于1997年,由清华大学出资任大股东,是典型的校办企业。将信息产业作为拳头业务的同方,起初PC业务声名鹊起。但后来,随着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市场逐渐繁荣,同方的消费类PC业务也就随之没落。
  
  2013年伊始,同方走向横向扩张的道路,业务逐渐横跨计算机、电视机、数据产品、安防安检设备、军用装备、工业节能、建筑节能、智慧城市软硬件、照明等行业。
  
  有传言同方旗下共有200个子公司。横跨多个产业、“子孙满堂”的同方股份近年来采取“有进有退”的产业布局,逐步收缩、剥离部分毛利率较低、市场竞争激烈的业务。也就是说,同方股份在“买买买”的同时,也在不停“卖卖卖”。
  
  今年上半年,同方股份以11.7亿元和2.5亿元分别卖出子公司南通半导体、深圳多媒体全部股权。2016年,公司出售了紫光国芯股份和龙江环保的控制性权益。
  
  但以业绩表现看,同方变卖子公司的收益并不足以弥补旗下业务的亏空,投资的新产业也未产生足够多的利润,“有进有退”暂时并未获得显著成效。2016年、2017年上半年,公司扣非后分别亏损为1.3亿元、1.7亿元。
  
  一位计算机行业分析师曾公开表示,“同方股份一直未能改掉扩张冲动的毛病,业务像杂货铺一样越做越杂,平衡资源分配成了很大的问题,结果是什么都做,但什么都做不大做不好。”■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番茄路“哭晕”投资者 中粮糖业混改浮出水面

盲目扩张和日益被挤压的市场份额,使得番茄企业,尤其是像中粮糖业这样的代表企业元气大伤,也导致整个行业从红火状态逐渐滑落为多家上市公司的“包袱”

泰禾集团被忧资金缺口 生猛大举扩张能蹦多远

泰禾集团通过大举并购获得土地及项目的开发模式下,对资金的渴求早就超过了一般房企,而在周转速度不如预期时,“造血”速度又跟不上债务增速的一系列问题就更为突出

莎普爱思遭遇史上最大风波 被疑模糊消费者使用风险

莎普爱思滴眼液获得批文的适应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内障”,然而公司在宣传中却模糊掉“早期”二字,且颇有用症状代替疾病之嫌,由此也引来更多的质疑

只见钱来却未见车量产 互联网车企泥沙俱下

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的规划产能已经严重过剩,互联网车企还要在其中分上一杯羹,可谓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不言而喻未来竞争会异常惨烈,“剩者为王”

史上首次“零过会”背后杀手锏 新股发行撞上“迟疑则否”时代枪口

政策趋严,对于发行人而言,意味着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成本,用以规范企业运作;对于保荐人而言,意味着需要更加全面和深入的辅导,花费更多的精力在申报材料及反馈意见上,以确保不留疑点

一级资本充足率8.61%将触监管红线 郑州银行二度闯关A股渴望求生

资本充足率反映商业银行在存款人和债权人的资产遭到损失之前,该银行能以自有资本承担损失的程度。而郑州银行的这一指标处于银行业的垫底位置

海信陷入与夏普诉讼战 狂买难解上游真实短板

虽然在拿回北美销售权方面,夏普表现得有些不地道,违背了契约精神,但因其在技术方面的强势,海信却不得不陷入被动局面

遮努煮酒海中南:攻破“喝酒伤身”难题 欲做酒业革新者

遮努煮酒创始团队成员拥有焖锅酒非遗传承人、中医药、会所经营、工业设计背景。通过创始人私人关系结识的一些老将军、老干部、公司老板成为“遮努煮酒”的种子用户

“虐童风波”致威创股份股价跳水 幼教资本化是天使还是魔鬼?

近期幼教行业中频频曝出的虐童事件,令威创股份股价大幅下跌。资本的介入,使得被收购幼儿园扩充大量加盟商,以提升业绩。但加盟制管理难度大、监控困难,虐童案事件也就更难以避免

雏鹰农牧面临最长猪周期魔咒 1.35亿元抢占沙县小吃寻援兵

国内生猪养殖行业市场化程度很高,因此养猪企业几乎无一能够避免“猪周期”的影响。如何在“猪周期”低谷不亏损甚至盈利,也成为整个行业最大的考验

投资头条 MORE

券商称细分子行业藏龙卧虎 机构性持续慢牛机会可期

在当下节点上,券商提出了拥抱与消费升级相关“金融、消费做底仓,制造为先锋”的投资布局主思路

机构称趁震荡抓住主线建仓 保利地产等10只个股被集中推荐

12月1日~12月7日券商集中推荐的股票前四名为:东江环保、保利地产、浙江鼎力、宇通客车,这4家公司分别属于深圳A股和上海A股。

超七成权益类基金11月折戟 基金经理称选股难度加大

“抱团取暖”的基金经理们这回的确感受到股市回调、收益下跌的一丝寒意。那么,白马股的行情是否戛然而止?当前投资者又该如何选择基金产品?

嘉实19年夯实资产管理核心竞争力 旗下17只翻倍基金

嘉实基金立足“全天候、多策略”新投研模式,通过专业的主动管理能力为投资者持续创造财富增长。旗下成立以来业绩翻倍的基金多达17只,今年亦有18只基金收益率超过30%

基金称趁调整换思路布局 年末四行业频抛橄榄枝

临近年底,市场仍将以结构性机会为主,博弈情绪依然浓厚。不过短期市场仍存压力,但回落幅度相对有限

对标茅台只为杀出一条血路 水井坊围猎高端白酒

高端白酒品牌需要长期培育,企业不可能依靠单一产品短期实现高端化。而在中国高端白酒市场,至少短期内还难以有企业能撼动贵州茅台与五粮液的双巨头格局   

番茄路“哭晕”投资者 中粮糖业混改浮出水面

盲目扩张和日益被挤压的市场份额,使得番茄企业,尤其是像中粮糖业这样的代表企业元气大伤,也导致整个行业从红火状态逐渐滑落为多家上市公司的“包袱”

泰禾集团被忧资金缺口 生猛大举扩张能蹦多远

泰禾集团通过大举并购获得土地及项目的开发模式下,对资金的渴求早就超过了一般房企,而在周转速度不如预期时,“造血”速度又跟不上债务增速的一系列问题就更为突出

莎普爱思遭遇史上最大风波 被疑模糊消费者使用风险

莎普爱思滴眼液获得批文的适应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内障”,然而公司在宣传中却模糊掉“早期”二字,且颇有用症状代替疾病之嫌,由此也引来更多的质疑

只见钱来却未见车量产 互联网车企泥沙俱下

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的规划产能已经严重过剩,互联网车企还要在其中分上一杯羹,可谓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不言而喻未来竞争会异常惨烈,“剩者为王”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