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达药业上市后不淡定了 所谓的单一产品是魔咒?

《投资者报》 记者 向劲静 2017-09-25 08:08:00 阅读: 收藏

贝达药业的核心单品凯美纳已经上市多年,而公司的核心产品始终只有这一个,也难怪凯美纳的价格波动会大大影响公司业绩。至于新药,最快也要2019年才能上市

  顶着“抗癌第一股”光环上市的贝达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贝达药业”,300558.SZ),近来的遭遇可谓烦心事不断。
  
  贝达药业近日发布公告称,其创始人、公司董事长丁列明的铁杆商业伙伴王印祥,选择辞去董事、总裁之职,并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据了解,贝达药业的研发、生产、销售等经营管理体系都是由王印祥和丁列明共同组建。此次王印祥的突然离职,将会对贝达药业研发团队造成怎样的影响?
  
  今年上半年以来,贝达药业共计有7名核心高管离职。此外,贝达药业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财报,是其上市以来的首份半年报,也是首次“双降”的成绩单,业绩下降与高管频繁离职有着怎样的关系?
  
  而贝达药业的烦恼不止于此,一直靠着单品凯美纳“打天下”,怎么去避免单一产品依赖带来的巨大风险?到底何时才能有新药品出现?就此类问题,《投资者报》记者采访到贝达药业证券部相关人士,并得到比较详细的回复。
  
  高管离职频繁显现
  
  自贝达药业创立以来,王印祥和丁列明就一直担任公司的董事,两人除了主导凯美纳这一核心产品以外,在工作上的分工也很明确。根据贝达药业此前的招股说明书显示,丁列明负责全面经营管理,研发、市场、销售、生产、质管、财务、行政等。王印祥则具体负责北京新药研发中心的建立和日常运作。
  
  其中,丁列明自2008年8月起至今担任公司董事长,全面主持公司的经营管理工作。而王印祥则从2010年4月起,担任公司总裁,主要负责技术研发工作,直至此次递交辞职报告。王印祥此次属于中途离职,任期并未届满,原定任期为2016年8月20日至2019年8月19日。
  
  引人关注的是,王印祥和丁列明同属贝达药业的实际控制人,且在公司权利相当。招股书显示,二人直接及间接持有及控制的公司股份比例合计为37.4%。此外,两人对公司的经营方针、管理及财务决策(包括对公司高管人员的提名和任免)等方面拥有决定性支配作用,且在董事会、股东大会上一直保持一致意见。
  
  贝达药业称,王印祥承诺离职后继续履行一致行动的协议,并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及相关承诺管理持有的贝达药业股权。截至此公告日,王印祥直接持有贝达2342万股,占总股本的5.8%。
  
  贝达药业上市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王印祥为何离职?无论是贝达药业公告,还是其证券部相关人士均表示:“这是个人原因。”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王印祥,一同辞职的还有董事杜莹和副总裁徐素兰。算上这些人的辞职,贝达药业上半年共有6名核心高管和1名董事辞职。
  
  面对重要的研发人才流失,贝达药业应如何应对?公司证券部相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人才的合理流动是正常现象。随着上市后的资本运作,公司产业化进程进一步提速,公司积极吸引国内外精英人才加入。自2014年以来,公司共计引进博士近20名,世界500强跨国公司和中外优秀企业的高级管理型人才近20人,其中有3人入选国家‘千人计划’、2人入选省‘千人计划’。”
  
  单一核心产品风险
  
  贝达药业不仅面临着高管频繁离职,而且其业绩也首次出现“双降”的情况。
  
  根据贝达药业2017半年报数据显示,其营业收入5亿元,同比下降4%;净利润为1.4亿元,同比下降35%。业绩下滑是由什么原因造成的?与高管频频离职有着怎样的关系?
  
  上述证券部人士表示,业绩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受国家医保政策和进度影响,公司产品凯美纳降价幅度较大,而产品销售增量还在逐步体现。同时,由于2017年上半年多个新药陆续进入临床I期、II期试验阶段,研发投入增加较多;另外,公司募集资金投资项目新生产基地建设大部分已于2016年年末结转至固定资产,相应的折旧费用增加。
  
  而业绩下滑是否与高管频繁离职有关系?这一点,公司相关人士并未做答。
  
  为何凯美纳降价就会影响公司业绩?原因在于,该公司只有这一个核心单品,该单品于2011年上市,也是贝达药业最主要的收入及利润来源。即使在上市后也是如此。
  
  半年报数据显示,这一核心单品仍旧是贝达药业最主要的收入来源,盐酸埃克替尼(即凯美纳)的营业收入为4.98亿元。2017年1~6月,凯美纳销量同比增长56%。同时,由于凯美纳的销售量增长,反而导致贝达药业的营业成本增长超四成,达2203万元,增长为42%;销售费用居高不下,达2亿元,比去年同期的1.99亿元增长1.25%。
  
  仅靠单一产品打天下,风险可想而知。那么,贝达药业将如何避免单一产品带来的巨大风险?又将在何时推出新产品?是否推出计划?
  
  贝达药业证券部相关人士对此表示:“凯美纳的产品品牌美誉度将不断提升。随着医保政策的深入执行,预计凯美纳在市场竞争中仍能够占据有利地位。”
  
  该人士还表示,目前,贝达药业在研新药项目包括20多个国家一类及二类新药,各个新药项目研究进展符合预期。有7个项目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其中X-396、CM082和MIL60等3个新药项目已进入Ⅲ期临床研究,临床试验工作正在按计划推进当中。
  
  贝达药业半年报显示,若进展符合预期,预计新药将于2019年开始陆续上市。对此,也有分析报告称,贝达药业2020年之前不会有一二类新药上市,2017~2019年顶多有一些三四类仿制药上市。
  
  而贝达药业方面则表示:“关于新药临床试验的进度情况,公司会严格按照信息披露原则进行发布。”
  
  此外,贝达药业上半年还加大对外投资,据初步统计,今年上半年,公司参与完成的投资项目达8个,投资总额达8.74亿元,同比增长超6倍。但目前这些项目尚不能产生业绩,反而存在大额商誉减值的风险,大量的投入也会增加公司的资金压力。那么,贝达药业所投的这些项目何时能有所收益,回报投资者?
  
  上述贝达药业证券部相关人士对此只表示,这些项目正在按计划推进中。■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创业板迎来首只“独角兽” 锂电巨头宁德时代成功上市

作为这样的一只“独角兽”,上市首日毫无悬念地涨停,报收36.2元,市值突破786亿元,成为创业板市值第二的上市公司。

以“华谊兄弟”之名融资 王忠军兄弟担保的信托资金去哪儿了?

去年,民生信托发布了“至信271号华谊兄弟盒饭TV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王氏兄弟提供了部分担保,但资金却并未流向华谊兄弟

中药第一股天目药业重组7年7败 无奈引入“门外汉”意欲何为?

公司此次新任董事长赵非凡和总经理俞连明均来自股东公司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在医药行业上,两人都未曾涉足,可以说是完全的“门外汉”

业绩初回暖又陷借贷纠纷 董事长称对步森股份负责到底

步森股份近日陷入了一笔借贷担保纠纷,但令人蹊跷的是,这项担保发生的时间恰好是公司控制权和实际控制人变动的交接期,这就为厘清事件真相蒙上了一层迷雾

A股“中枪”世界杯?“魔咒”背后的大悬念

对于投资者来说,“世界杯魔咒”是一个每逢这一时刻必然会被提起的话题。而今年上半年,A股各主要指数均已出现不小的跌幅,因而本次世界杯是否迎来转机令人关注

十年市值犹如坐过山车 整顿后的重庆啤酒何时迎春?

近一两年来,重庆啤酒的业绩有所好转,在推进高端化战略方面显现出一定成效。但目前几乎所有啤酒商都在往高端化方面发展,重庆啤酒面临的压力仍然巨大

助力华侨城&西安政府战略合作 康佳集团物联网项目抢先落地

物联网连接世间万物,拥有广阔市场前景,随着它的蓬勃发展,康佳也将乘着这股“东风”进一步推动业务升级,使企业发展迈入一个新的高度!

影视上市公司高管年薪起底 超七成低于百万元与影星不可比

此次“阴阳合同”事件引发了投资者对影视圈明星收入的高度关注,而对于影视上市公司高管来说,他们的薪酬又是多少呢?他们的薪酬与公司业绩是否匹配?高薪的高管又有什么职业经历呢?

审慎扩张 融信中国规模增速放缓

2018年1~5月,融信中国(3301.HK)实现合约销售额447亿元,完成全年目标37%,与之相对的是,融信中国方面表示,规模增速会有所回落

三年市值狂跌273亿元 “当年牛股”百润股份为何走下神坛?

百润股份收购巴克斯酒业是基于当时的行业状况给出了较高的收购价,但当行业状况发生变化、业绩承诺难以达成时,公司的当务之急是给出对中小股东负责的应对措施

投资头条 MORE

小米首席科学家离职:研发不如讲故事,专利问题或成日后地雷

按照2019年调整后预期盈利计算,小米市盈率应达到27~34倍,而苹果目前市盈率为18.34倍。同时,小米2017年的营销费用52亿元,比研发费用高出20亿元

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 古稀之年再战港股市场

对于美的置业布局,其执行董事兼总裁郝恒乐曾下过军令状,即2020年达到1000亿元

民族品牌崛起样本:中国企业如何靠专利创新突围

在跨国公司、外资品牌强势的专利“围剿”面前,民族电器品牌的发展壮大面临着严峻的威胁,在此背景下,中国企业需要突围而出,专利创新与维权必不可少

创业板迎来首只“独角兽” 锂电巨头宁德时代成功上市

作为这样的一只“独角兽”,上市首日毫无悬念地涨停,报收36.2元,市值突破786亿元,成为创业板市值第二的上市公司。

以“华谊兄弟”之名融资 王忠军兄弟担保的信托资金去哪儿了?

去年,民生信托发布了“至信271号华谊兄弟盒饭TV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王氏兄弟提供了部分担保,但资金却并未流向华谊兄弟

中药第一股天目药业重组7年7败 无奈引入“门外汉”意欲何为?

公司此次新任董事长赵非凡和总经理俞连明均来自股东公司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在医药行业上,两人都未曾涉足,可以说是完全的“门外汉”

业绩初回暖又陷借贷纠纷 董事长称对步森股份负责到底

步森股份近日陷入了一笔借贷担保纠纷,但令人蹊跷的是,这项担保发生的时间恰好是公司控制权和实际控制人变动的交接期,这就为厘清事件真相蒙上了一层迷雾

A股“中枪”世界杯?“魔咒”背后的大悬念

对于投资者来说,“世界杯魔咒”是一个每逢这一时刻必然会被提起的话题。而今年上半年,A股各主要指数均已出现不小的跌幅,因而本次世界杯是否迎来转机令人关注

十年市值犹如坐过山车 整顿后的重庆啤酒何时迎春?

近一两年来,重庆啤酒的业绩有所好转,在推进高端化战略方面显现出一定成效。但目前几乎所有啤酒商都在往高端化方面发展,重庆啤酒面临的压力仍然巨大

基金称千亿市场待搅动 潜在“抽血”因素不可小觑

美联储加息,美对华“301”征税清单公布在即,叠加国内限售股解禁和“独角兽”上市,潜在的“抽血”因素不容忽视,资金和情绪上面临诸多考验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