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达药业上市后不淡定了 所谓的单一产品是魔咒?

《投资者报》 记者 向劲静 2017-09-25 08:08:00 阅读: 收藏

贝达药业的核心单品凯美纳已经上市多年,而公司的核心产品始终只有这一个,也难怪凯美纳的价格波动会大大影响公司业绩。至于新药,最快也要2019年才能上市

  顶着“抗癌第一股”光环上市的贝达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贝达药业”,300558.SZ),近来的遭遇可谓烦心事不断。
  
  贝达药业近日发布公告称,其创始人、公司董事长丁列明的铁杆商业伙伴王印祥,选择辞去董事、总裁之职,并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据了解,贝达药业的研发、生产、销售等经营管理体系都是由王印祥和丁列明共同组建。此次王印祥的突然离职,将会对贝达药业研发团队造成怎样的影响?
  
  今年上半年以来,贝达药业共计有7名核心高管离职。此外,贝达药业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财报,是其上市以来的首份半年报,也是首次“双降”的成绩单,业绩下降与高管频繁离职有着怎样的关系?
  
  而贝达药业的烦恼不止于此,一直靠着单品凯美纳“打天下”,怎么去避免单一产品依赖带来的巨大风险?到底何时才能有新药品出现?就此类问题,《投资者报》记者采访到贝达药业证券部相关人士,并得到比较详细的回复。
  
  高管离职频繁显现
  
  自贝达药业创立以来,王印祥和丁列明就一直担任公司的董事,两人除了主导凯美纳这一核心产品以外,在工作上的分工也很明确。根据贝达药业此前的招股说明书显示,丁列明负责全面经营管理,研发、市场、销售、生产、质管、财务、行政等。王印祥则具体负责北京新药研发中心的建立和日常运作。
  
  其中,丁列明自2008年8月起至今担任公司董事长,全面主持公司的经营管理工作。而王印祥则从2010年4月起,担任公司总裁,主要负责技术研发工作,直至此次递交辞职报告。王印祥此次属于中途离职,任期并未届满,原定任期为2016年8月20日至2019年8月19日。
  
  引人关注的是,王印祥和丁列明同属贝达药业的实际控制人,且在公司权利相当。招股书显示,二人直接及间接持有及控制的公司股份比例合计为37.4%。此外,两人对公司的经营方针、管理及财务决策(包括对公司高管人员的提名和任免)等方面拥有决定性支配作用,且在董事会、股东大会上一直保持一致意见。
  
  贝达药业称,王印祥承诺离职后继续履行一致行动的协议,并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及相关承诺管理持有的贝达药业股权。截至此公告日,王印祥直接持有贝达2342万股,占总股本的5.8%。
  
  贝达药业上市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王印祥为何离职?无论是贝达药业公告,还是其证券部相关人士均表示:“这是个人原因。”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王印祥,一同辞职的还有董事杜莹和副总裁徐素兰。算上这些人的辞职,贝达药业上半年共有6名核心高管和1名董事辞职。
  
  面对重要的研发人才流失,贝达药业应如何应对?公司证券部相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人才的合理流动是正常现象。随着上市后的资本运作,公司产业化进程进一步提速,公司积极吸引国内外精英人才加入。自2014年以来,公司共计引进博士近20名,世界500强跨国公司和中外优秀企业的高级管理型人才近20人,其中有3人入选国家‘千人计划’、2人入选省‘千人计划’。”
  
  单一核心产品风险
  
  贝达药业不仅面临着高管频繁离职,而且其业绩也首次出现“双降”的情况。
  
  根据贝达药业2017半年报数据显示,其营业收入5亿元,同比下降4%;净利润为1.4亿元,同比下降35%。业绩下滑是由什么原因造成的?与高管频频离职有着怎样的关系?
  
  上述证券部人士表示,业绩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受国家医保政策和进度影响,公司产品凯美纳降价幅度较大,而产品销售增量还在逐步体现。同时,由于2017年上半年多个新药陆续进入临床I期、II期试验阶段,研发投入增加较多;另外,公司募集资金投资项目新生产基地建设大部分已于2016年年末结转至固定资产,相应的折旧费用增加。
  
  而业绩下滑是否与高管频繁离职有关系?这一点,公司相关人士并未做答。
  
  为何凯美纳降价就会影响公司业绩?原因在于,该公司只有这一个核心单品,该单品于2011年上市,也是贝达药业最主要的收入及利润来源。即使在上市后也是如此。
  
  半年报数据显示,这一核心单品仍旧是贝达药业最主要的收入来源,盐酸埃克替尼(即凯美纳)的营业收入为4.98亿元。2017年1~6月,凯美纳销量同比增长56%。同时,由于凯美纳的销售量增长,反而导致贝达药业的营业成本增长超四成,达2203万元,增长为42%;销售费用居高不下,达2亿元,比去年同期的1.99亿元增长1.25%。
  
  仅靠单一产品打天下,风险可想而知。那么,贝达药业将如何避免单一产品带来的巨大风险?又将在何时推出新产品?是否推出计划?
  
  贝达药业证券部相关人士对此表示:“凯美纳的产品品牌美誉度将不断提升。随着医保政策的深入执行,预计凯美纳在市场竞争中仍能够占据有利地位。”
  
  该人士还表示,目前,贝达药业在研新药项目包括20多个国家一类及二类新药,各个新药项目研究进展符合预期。有7个项目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其中X-396、CM082和MIL60等3个新药项目已进入Ⅲ期临床研究,临床试验工作正在按计划推进当中。
  
  贝达药业半年报显示,若进展符合预期,预计新药将于2019年开始陆续上市。对此,也有分析报告称,贝达药业2020年之前不会有一二类新药上市,2017~2019年顶多有一些三四类仿制药上市。
  
  而贝达药业方面则表示:“关于新药临床试验的进度情况,公司会严格按照信息披露原则进行发布。”
  
  此外,贝达药业上半年还加大对外投资,据初步统计,今年上半年,公司参与完成的投资项目达8个,投资总额达8.74亿元,同比增长超6倍。但目前这些项目尚不能产生业绩,反而存在大额商誉减值的风险,大量的投入也会增加公司的资金压力。那么,贝达药业所投的这些项目何时能有所收益,回报投资者?
  
  上述贝达药业证券部相关人士对此只表示,这些项目正在按计划推进中。■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番茄路“哭晕”投资者 中粮糖业混改浮出水面

盲目扩张和日益被挤压的市场份额,使得番茄企业,尤其是像中粮糖业这样的代表企业元气大伤,也导致整个行业从红火状态逐渐滑落为多家上市公司的“包袱”

泰禾集团被忧资金缺口 生猛大举扩张能蹦多远

泰禾集团通过大举并购获得土地及项目的开发模式下,对资金的渴求早就超过了一般房企,而在周转速度不如预期时,“造血”速度又跟不上债务增速的一系列问题就更为突出

莎普爱思遭遇史上最大风波 被疑模糊消费者使用风险

莎普爱思滴眼液获得批文的适应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内障”,然而公司在宣传中却模糊掉“早期”二字,且颇有用症状代替疾病之嫌,由此也引来更多的质疑

只见钱来却未见车量产 互联网车企泥沙俱下

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的规划产能已经严重过剩,互联网车企还要在其中分上一杯羹,可谓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不言而喻未来竞争会异常惨烈,“剩者为王”

史上首次“零过会”背后杀手锏 新股发行撞上“迟疑则否”时代枪口

政策趋严,对于发行人而言,意味着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成本,用以规范企业运作;对于保荐人而言,意味着需要更加全面和深入的辅导,花费更多的精力在申报材料及反馈意见上,以确保不留疑点

一级资本充足率8.61%将触监管红线 郑州银行二度闯关A股渴望求生

资本充足率反映商业银行在存款人和债权人的资产遭到损失之前,该银行能以自有资本承担损失的程度。而郑州银行的这一指标处于银行业的垫底位置

海信陷入与夏普诉讼战 狂买难解上游真实短板

虽然在拿回北美销售权方面,夏普表现得有些不地道,违背了契约精神,但因其在技术方面的强势,海信却不得不陷入被动局面

遮努煮酒海中南:攻破“喝酒伤身”难题 欲做酒业革新者

遮努煮酒创始团队成员拥有焖锅酒非遗传承人、中医药、会所经营、工业设计背景。通过创始人私人关系结识的一些老将军、老干部、公司老板成为“遮努煮酒”的种子用户

“虐童风波”致威创股份股价跳水 幼教资本化是天使还是魔鬼?

近期幼教行业中频频曝出的虐童事件,令威创股份股价大幅下跌。资本的介入,使得被收购幼儿园扩充大量加盟商,以提升业绩。但加盟制管理难度大、监控困难,虐童案事件也就更难以避免

雏鹰农牧面临最长猪周期魔咒 1.35亿元抢占沙县小吃寻援兵

国内生猪养殖行业市场化程度很高,因此养猪企业几乎无一能够避免“猪周期”的影响。如何在“猪周期”低谷不亏损甚至盈利,也成为整个行业最大的考验

投资头条 MORE

券商称细分子行业藏龙卧虎 机构性持续慢牛机会可期

在当下节点上,券商提出了拥抱与消费升级相关“金融、消费做底仓,制造为先锋”的投资布局主思路

机构称趁震荡抓住主线建仓 保利地产等10只个股被集中推荐

12月1日~12月7日券商集中推荐的股票前四名为:东江环保、保利地产、浙江鼎力、宇通客车,这4家公司分别属于深圳A股和上海A股。

超七成权益类基金11月折戟 基金经理称选股难度加大

“抱团取暖”的基金经理们这回的确感受到股市回调、收益下跌的一丝寒意。那么,白马股的行情是否戛然而止?当前投资者又该如何选择基金产品?

嘉实19年夯实资产管理核心竞争力 旗下17只翻倍基金

嘉实基金立足“全天候、多策略”新投研模式,通过专业的主动管理能力为投资者持续创造财富增长。旗下成立以来业绩翻倍的基金多达17只,今年亦有18只基金收益率超过30%

基金称趁调整换思路布局 年末四行业频抛橄榄枝

临近年底,市场仍将以结构性机会为主,博弈情绪依然浓厚。不过短期市场仍存压力,但回落幅度相对有限

对标茅台只为杀出一条血路 水井坊围猎高端白酒

高端白酒品牌需要长期培育,企业不可能依靠单一产品短期实现高端化。而在中国高端白酒市场,至少短期内还难以有企业能撼动贵州茅台与五粮液的双巨头格局   

番茄路“哭晕”投资者 中粮糖业混改浮出水面

盲目扩张和日益被挤压的市场份额,使得番茄企业,尤其是像中粮糖业这样的代表企业元气大伤,也导致整个行业从红火状态逐渐滑落为多家上市公司的“包袱”

泰禾集团被忧资金缺口 生猛大举扩张能蹦多远

泰禾集团通过大举并购获得土地及项目的开发模式下,对资金的渴求早就超过了一般房企,而在周转速度不如预期时,“造血”速度又跟不上债务增速的一系列问题就更为突出

莎普爱思遭遇史上最大风波 被疑模糊消费者使用风险

莎普爱思滴眼液获得批文的适应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内障”,然而公司在宣传中却模糊掉“早期”二字,且颇有用症状代替疾病之嫌,由此也引来更多的质疑

只见钱来却未见车量产 互联网车企泥沙俱下

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的规划产能已经严重过剩,互联网车企还要在其中分上一杯羹,可谓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不言而喻未来竞争会异常惨烈,“剩者为王”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