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缺了明星产品和学术推广 盘龙药业的上市之路还有戏没?

《投资者报》 记者 周月明 2017-09-18 07:58:00 阅读: 收藏

三年半时间里,盘龙药业的学术推广费累计达2.95亿元,为同期合计研发费用的12倍,比同期净利润之和还多了1.57亿元

  曾因电视广告而被消费者熟知的盘龙药业近日也准备向A股市场发起冲击。9月4日,其在证监会网站更新招股说明书称,拟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计划募集资金约1.9亿元,除2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外,其余将投向生产线和研发中心扩建、营销网络扩建及信息系统升级建设项目。
  
  不过,招股书一经发布,有些投资者对盘龙药业的产品结构以及推广模式存在明显担忧,此外,其财务数据中也存在一些疑问。为了解开投资者和读者的疑惑,《投资者报》记者近日联系了公司相关负责人,有位未透露姓名的男性工作人员称将会回复,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应。
  
  过度依赖明星产品
  
  盘龙药业成立于1997年,以中成药研发、生产、销售为主要业务。从招股书来看,公司近几年业绩增长不算突出,只能说是“不温不火”。2014至2017年上半年,营收分别为2.46亿元、2.56亿元、3.05亿元、1.61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931万元、4196万元、3915万元、1778万元。
  
  细看其财报,盘龙药业的很大一部分收入都来自于它的明星产品盘龙七片。盘龙七片主要治疗风湿类疾病,2014年至 2017年上半年,盘龙七片分别销售了1.65亿元、1.55亿元、1.81亿元和1.06亿元,占同期母公司营业收入的83%左右。
  
  不过,盘龙七片并非是盘龙药业独自研发,而是在它成立后的第二年通过收购亏损企业得到药方研制而成。
  
  然而,这款支柱产品近几年在市场上的表现却一般般,据南方所数据显示,在2014年-2016年,盘龙七片在同类药中的市场份额分别为3.59%、3.50%和3.17%,逐年下滑。而同样作为风湿类疾病药物的白云山舒筋健腰丸,市场份额超过了10%以上。
  
  有业内人士称:“占母公司80%营收的核心产品市场份额下滑,也就意味着其竞争力在逐渐削弱,这对于盘龙药业是一个值得警惕的信号,公司应积极研发新的药物种类,为自己拓展新的业绩增长点,也规避一部分风险。”
  
  但就盘龙药业的研发经费数据来看,公司这两年好像并没有太多心思放在研发上面。据招股书数据显示,公司研发经费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在逐年削减。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802万元、772万元、541万元、274万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4.06%、4.16%、2.49%、2.21%。而且,盘龙药业在招股书中虽然多次强调要重视研发,但对于研发经费为何越来越少,却并未做出更多解释。
  
  学术推广费之“惑”
  
  研发费用投入不足,那么盘龙药业的钱主要用在哪儿了呢?
  
  阅读其财报,记者发现有一项费用非常引人注意,那就是学术推广费用。2014至2017年上半年,盘龙药业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03亿元、9302万元、1.19亿元和7086万元,其中学术推广费就占了很大一部分,分别为7385万元、6615万元、9528万元和5925万元。
  
  三年半时间里,盘龙药业仅学术推广费用就累计达2.95亿元,合计进行次数为4185次,平均每次学术推广花费7.04万元,为报告期内合计研发费用的12倍,比三年半的净利润之和还多1.57亿元。
  
  据业内人士称:“所谓学术推广,是制药企业以学术推广会议或学术研讨会等形式,向医生宣传药品的特点、优点以及最新基础理论和临床疗效研究成果,并通过医生向患者宣传,使患者对药品产生有效需求,实现药品的销售。而制药企业的学术推广费用主要由场地费、主持人主持费、公司员工的出差费用以及嘉宾出场费、礼品费等构成。已在一定程度上变成了行业潜规则。”
  
  从业绩上来看,盘龙药业对这种销售模式非常依赖,盘龙七片90%的销售收入是通过学术推广模式完成的。除了学术推广, 2015年初,盘龙药业曾在江苏、湖南等市场对销售模式进行调整,从学术推广模式转为经销管理模式,令公司营销渠道下沉。但是调整后,盘龙药业2015年销售收入较2014年反而出现了下滑。2016年,公司又将上述销售区域逐步转为学术推广模式。
  
  不过,盘龙药业并未披露这笔费用中更详细的数据。这也使其学术推广可能带来的商业贿赂问题引起了证监会的重视。9月4日,证监会官网发布《陕西盘龙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要求盘龙药业补充披露报告期内举办学术研讨会、医院科室推广会、赞助学术交流会等的具体情况,并说明是否存在委托第三方会务代理机构提供服务的情况;补充说明是否存在向参会人员直接给付现金或报销的行为。
  
  此外,证监会还要求盘龙药业补充说明相关药品销售过程中,是否存在商业贿赂情形,防止商业贿赂的措施和方法,以及是否建立了完善的内控制度,保障市场开发费用发生的合法合规性。
  
  除了这些问题,盘龙药业因应收账款周转缓慢,也存在一定的流动性问题。
  
  据盘龙药业的资产负债表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3.09亿元的流动资产中包括应收账款1.33亿元,算上应收票据,合计超过流动资产的一半,应收账款较年初增加了0.22亿元。
  
  而且,盘龙药业的应收账款余额也逐年增长,报告期的同比增长率为9.6%、13.7%、15.5%、19.7%,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36%、40%、39%、88%。
  
  应收账款余额不断攀升,周转率却在下降, 报告期内为2.84次、2.64次、2.75次、1.23次。而从同行业可比上市应收账款周转率看,行业平均水平为10.56次、9.46次、9.1次、4.08次。盘龙药业的周转率仅接近行业均值的四分之一。
  
  应收账款余额攀升,意味着公司未收回的钱越来越多,而周转率下降,则代表资产流动性在减弱。因此有投资者表示疑问,公司是否为上市冲业绩而实行了宽松的赊销政策,才令应收账款增高、周转率降低?对此疑问,公司亦并未做出解释。■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番茄路“哭晕”投资者 中粮糖业混改浮出水面

盲目扩张和日益被挤压的市场份额,使得番茄企业,尤其是像中粮糖业这样的代表企业元气大伤,也导致整个行业从红火状态逐渐滑落为多家上市公司的“包袱”

泰禾集团被忧资金缺口 生猛大举扩张能蹦多远

泰禾集团通过大举并购获得土地及项目的开发模式下,对资金的渴求早就超过了一般房企,而在周转速度不如预期时,“造血”速度又跟不上债务增速的一系列问题就更为突出

莎普爱思遭遇史上最大风波 被疑模糊消费者使用风险

莎普爱思滴眼液获得批文的适应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内障”,然而公司在宣传中却模糊掉“早期”二字,且颇有用症状代替疾病之嫌,由此也引来更多的质疑

只见钱来却未见车量产 互联网车企泥沙俱下

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的规划产能已经严重过剩,互联网车企还要在其中分上一杯羹,可谓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不言而喻未来竞争会异常惨烈,“剩者为王”

史上首次“零过会”背后杀手锏 新股发行撞上“迟疑则否”时代枪口

政策趋严,对于发行人而言,意味着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成本,用以规范企业运作;对于保荐人而言,意味着需要更加全面和深入的辅导,花费更多的精力在申报材料及反馈意见上,以确保不留疑点

一级资本充足率8.61%将触监管红线 郑州银行二度闯关A股渴望求生

资本充足率反映商业银行在存款人和债权人的资产遭到损失之前,该银行能以自有资本承担损失的程度。而郑州银行的这一指标处于银行业的垫底位置

海信陷入与夏普诉讼战 狂买难解上游真实短板

虽然在拿回北美销售权方面,夏普表现得有些不地道,违背了契约精神,但因其在技术方面的强势,海信却不得不陷入被动局面

遮努煮酒海中南:攻破“喝酒伤身”难题 欲做酒业革新者

遮努煮酒创始团队成员拥有焖锅酒非遗传承人、中医药、会所经营、工业设计背景。通过创始人私人关系结识的一些老将军、老干部、公司老板成为“遮努煮酒”的种子用户

“虐童风波”致威创股份股价跳水 幼教资本化是天使还是魔鬼?

近期幼教行业中频频曝出的虐童事件,令威创股份股价大幅下跌。资本的介入,使得被收购幼儿园扩充大量加盟商,以提升业绩。但加盟制管理难度大、监控困难,虐童案事件也就更难以避免

雏鹰农牧面临最长猪周期魔咒 1.35亿元抢占沙县小吃寻援兵

国内生猪养殖行业市场化程度很高,因此养猪企业几乎无一能够避免“猪周期”的影响。如何在“猪周期”低谷不亏损甚至盈利,也成为整个行业最大的考验

投资头条 MORE

券商称细分子行业藏龙卧虎 机构性持续慢牛机会可期

在当下节点上,券商提出了拥抱与消费升级相关“金融、消费做底仓,制造为先锋”的投资布局主思路

机构称趁震荡抓住主线建仓 保利地产等10只个股被集中推荐

12月1日~12月7日券商集中推荐的股票前四名为:东江环保、保利地产、浙江鼎力、宇通客车,这4家公司分别属于深圳A股和上海A股。

超七成权益类基金11月折戟 基金经理称选股难度加大

“抱团取暖”的基金经理们这回的确感受到股市回调、收益下跌的一丝寒意。那么,白马股的行情是否戛然而止?当前投资者又该如何选择基金产品?

嘉实19年夯实资产管理核心竞争力 旗下17只翻倍基金

嘉实基金立足“全天候、多策略”新投研模式,通过专业的主动管理能力为投资者持续创造财富增长。旗下成立以来业绩翻倍的基金多达17只,今年亦有18只基金收益率超过30%

基金称趁调整换思路布局 年末四行业频抛橄榄枝

临近年底,市场仍将以结构性机会为主,博弈情绪依然浓厚。不过短期市场仍存压力,但回落幅度相对有限

对标茅台只为杀出一条血路 水井坊围猎高端白酒

高端白酒品牌需要长期培育,企业不可能依靠单一产品短期实现高端化。而在中国高端白酒市场,至少短期内还难以有企业能撼动贵州茅台与五粮液的双巨头格局   

番茄路“哭晕”投资者 中粮糖业混改浮出水面

盲目扩张和日益被挤压的市场份额,使得番茄企业,尤其是像中粮糖业这样的代表企业元气大伤,也导致整个行业从红火状态逐渐滑落为多家上市公司的“包袱”

泰禾集团被忧资金缺口 生猛大举扩张能蹦多远

泰禾集团通过大举并购获得土地及项目的开发模式下,对资金的渴求早就超过了一般房企,而在周转速度不如预期时,“造血”速度又跟不上债务增速的一系列问题就更为突出

莎普爱思遭遇史上最大风波 被疑模糊消费者使用风险

莎普爱思滴眼液获得批文的适应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内障”,然而公司在宣传中却模糊掉“早期”二字,且颇有用症状代替疾病之嫌,由此也引来更多的质疑

只见钱来却未见车量产 互联网车企泥沙俱下

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的规划产能已经严重过剩,互联网车企还要在其中分上一杯羹,可谓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不言而喻未来竞争会异常惨烈,“剩者为王”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