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禁令浇不灭一夜暴富贪婪 有人顶风上阵亦有人退场无路

《投资者报》 记者 闫军 2017-09-11 07:14:00 阅读: 收藏

蒙眼激进前行的ICO项目遭遇监管急刹车,但仍有“闭眼玩家”不甘退场,而急于退场的又遭遇代币清退难题

  “没想到今年虚拟货币市场又上演了一次‘敦刻尔克大撤退’。”一位投资虚拟货币四年多的资深“玩家”李佳(化名)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2013年比特币崩盘的场面至今仍让他记忆犹新,而“这一次政府更是不得不管了”,当前没有一个领域像ICO这般“人傻、钱多、速来”。
  
  李佳所说的导致代币大跌的监管措施是9月4日央行等七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简称“公告”),该公告将ICO定性为“非法集资”,要求市场立即停止与代币相关的各类行为。
  
  但野蛮生长的ICO项目真能就此刹车吗?
  
  疯狂过后还是疯狂
  
  上述公告称,ICO(Initial Coin Offering,虚拟货币首次公开发售)“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自公告发布之日起,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合理保护投资者权益,妥善处置风险;任何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
  
  禁令一出,包括比特币、莱特币以及以太币等主流代币应声下跌。9月4日当天,比特币从28100元下跌2000元,跌幅超过7%。不过李佳等多位“币圈”人士预测称:“调整只是暂时的,虚拟货币会像互联网的出现一样,不可抵挡。而且监管层治理的是ICO,而不是虚拟货币。”截至9月7日,比特币已经反弹站回28922元高位,投资者仍旧趋之若鹜。
  
  再看“肇事者”ICO。《投资者报》记者据不完全统计发现,目前已有近20家ICO项目,多数ICO项目团队开始公告登记清退虚拟货币。然而有意思的是,平台虽遵从指令发起退币,但投资者却不愿意。
  
  一位投资者向记者表示:“我投资的平台都通知要退币了,很心痛,不想退。”而黑石区块链甚至公告称:“一些投资人打电话过来交流,(我们)和线下已经在运作的用户导流团队交流,很多投资人表示不想退币,但从保护和BSC(编注:该公司的代币简称)尊重支持者的角度出发做出如下公告:1.BSC团队将继续在监管框架内进行工作,并将与相关政府监管部门保持沟通;2.我们本着对国家政策拥护的态度,对于不希望继续持有BSC的投资人,我们将会安排相关清退登记工作。”
  
  李佳介绍,投资者不愿意退币无非是在前期的投资中尝到了甜头,要么就是代币是由二级市场以较高价格买入的,目前还处于亏损状态。
  
  无奈的“一刀切”监管
  
  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如今有人用打开了“潘多拉魔盒”来形容ICO项目快速发展的失控局面。
  
  《投资者报》记者在一些以ICO为主题的QQ群、微信群等社交软件上发现,即使遭监管叫停,仍有不少人在推销新的ICO项目,甚至自封“金牌导师”一类的头衔。他们无需项目白皮书,只凭抛出诸如“很多人只是简单推广注册就获利几万元”、“错过××,千万不能错过免费领的××了,前28000人注册赠送666个××币,分享好友有奖励并按照比例进行再奖励”等十分浮夸的广告就能招揽一批投机客。
  
  对此,多数投资者却习以为常。李佳表示,现在投资ICO项目的非专业投资者已经和不靠谱项目的比例旗鼓相当了。“大家抱着一夜暴富的心态参与进来,市场怎么可能健康?”
  
  《投资者报》记者从深圳正在进行中的几个ICO项目负责人那里了解到,由于监管限制,他们的项目不会在国内进行,计划借道香港、新加坡,或者干脆不用ICO的方式,而是以私募的方式进行发行募资。
  
  “谁都可以发布白皮书,大爷大妈都来买代币了,真正做区块链研究的团队就淹没其中了。”深圳一位币圈人士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正因如此,监管层才采取了这样类似“一刀切”的举措,这对于国内区块链技术的发展是一种伤害。
  
  清退何其难?投资者忧虑公司跑路
  
  与不愿意退币的投资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有些投资者已经开始意识到自己卷入了骗局,于是转而维权。问题的重点在于监管层要求“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如果是ICO中的代币直接清退就好,但是很多投资者是通过二级市场买入,成本价不同,平台选择什么价格进行清退就成为问题的焦点。
  
  李佳表示,他几乎没有参与过ICO项目,因为很多白皮书的项目未必能让人看懂,所以只有项目真正落地他才会投资,这也决定了他手中的代币均是二级市场里交易而来的。而他持有的某代币已经有人成立了维权群。
  
  《投资者报》记者在维权群中发现,此次维权的代币在进行ICO融资时,原始价格为3.5元(事实上,代币是由法币购买比特币、莱特币等主流虚拟货币,再由后者进行交易购买的,此处为方便理解换算成法币),但投资者持币成本价在3.5元到11元之间不等。
  
  随着监管政策的发布,该代币截至9月7日已经下跌到1.984元,几乎所有的投资者都有大幅浮亏,而代币公司并未在公告中给出具体清退价格,只表示先登记,约定一个月内退币。但投资者认为公司在故意拖延,试图跑路。
  
  李佳担忧地说:“我的成本价是4元,从当前的价格看已经亏损一半。代币公司说会对二级市场的交易做一些补偿,算是比较良心的了,但是一定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要求,我担心这样闹下去,(万一跑路)会血本无归。”
  
  记者注意到,目前网络上的“维权”群体并不少见,有的代币发行机构实际发行的代币与白皮书宣称的代币不同,有的网站则在维权压力下清空了微博、删除了白皮书,还让投资者联系不到客服。
  
  雪崩发生时,没有一片雪花觉得是自己的责任,而又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在疯狂混乱的市场里,该买单的终将买单,那些认为所有的泡沫之下必有美酒的投资者或许该清醒了。■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番茄路“哭晕”投资者 中粮糖业混改浮出水面

盲目扩张和日益被挤压的市场份额,使得番茄企业,尤其是像中粮糖业这样的代表企业元气大伤,也导致整个行业从红火状态逐渐滑落为多家上市公司的“包袱”

泰禾集团被忧资金缺口 生猛大举扩张能蹦多远

泰禾集团通过大举并购获得土地及项目的开发模式下,对资金的渴求早就超过了一般房企,而在周转速度不如预期时,“造血”速度又跟不上债务增速的一系列问题就更为突出

莎普爱思遭遇史上最大风波 被疑模糊消费者使用风险

莎普爱思滴眼液获得批文的适应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内障”,然而公司在宣传中却模糊掉“早期”二字,且颇有用症状代替疾病之嫌,由此也引来更多的质疑

只见钱来却未见车量产 互联网车企泥沙俱下

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的规划产能已经严重过剩,互联网车企还要在其中分上一杯羹,可谓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不言而喻未来竞争会异常惨烈,“剩者为王”

史上首次“零过会”背后杀手锏 新股发行撞上“迟疑则否”时代枪口

政策趋严,对于发行人而言,意味着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成本,用以规范企业运作;对于保荐人而言,意味着需要更加全面和深入的辅导,花费更多的精力在申报材料及反馈意见上,以确保不留疑点

一级资本充足率8.61%将触监管红线 郑州银行二度闯关A股渴望求生

资本充足率反映商业银行在存款人和债权人的资产遭到损失之前,该银行能以自有资本承担损失的程度。而郑州银行的这一指标处于银行业的垫底位置

海信陷入与夏普诉讼战 狂买难解上游真实短板

虽然在拿回北美销售权方面,夏普表现得有些不地道,违背了契约精神,但因其在技术方面的强势,海信却不得不陷入被动局面

遮努煮酒海中南:攻破“喝酒伤身”难题 欲做酒业革新者

遮努煮酒创始团队成员拥有焖锅酒非遗传承人、中医药、会所经营、工业设计背景。通过创始人私人关系结识的一些老将军、老干部、公司老板成为“遮努煮酒”的种子用户

“虐童风波”致威创股份股价跳水 幼教资本化是天使还是魔鬼?

近期幼教行业中频频曝出的虐童事件,令威创股份股价大幅下跌。资本的介入,使得被收购幼儿园扩充大量加盟商,以提升业绩。但加盟制管理难度大、监控困难,虐童案事件也就更难以避免

雏鹰农牧面临最长猪周期魔咒 1.35亿元抢占沙县小吃寻援兵

国内生猪养殖行业市场化程度很高,因此养猪企业几乎无一能够避免“猪周期”的影响。如何在“猪周期”低谷不亏损甚至盈利,也成为整个行业最大的考验

投资头条 MORE

券商称细分子行业藏龙卧虎 机构性持续慢牛机会可期

在当下节点上,券商提出了拥抱与消费升级相关“金融、消费做底仓,制造为先锋”的投资布局主思路

机构称趁震荡抓住主线建仓 保利地产等10只个股被集中推荐

12月1日~12月7日券商集中推荐的股票前四名为:东江环保、保利地产、浙江鼎力、宇通客车,这4家公司分别属于深圳A股和上海A股。

超七成权益类基金11月折戟 基金经理称选股难度加大

“抱团取暖”的基金经理们这回的确感受到股市回调、收益下跌的一丝寒意。那么,白马股的行情是否戛然而止?当前投资者又该如何选择基金产品?

嘉实19年夯实资产管理核心竞争力 旗下17只翻倍基金

嘉实基金立足“全天候、多策略”新投研模式,通过专业的主动管理能力为投资者持续创造财富增长。旗下成立以来业绩翻倍的基金多达17只,今年亦有18只基金收益率超过30%

基金称趁调整换思路布局 年末四行业频抛橄榄枝

临近年底,市场仍将以结构性机会为主,博弈情绪依然浓厚。不过短期市场仍存压力,但回落幅度相对有限

对标茅台只为杀出一条血路 水井坊围猎高端白酒

高端白酒品牌需要长期培育,企业不可能依靠单一产品短期实现高端化。而在中国高端白酒市场,至少短期内还难以有企业能撼动贵州茅台与五粮液的双巨头格局   

番茄路“哭晕”投资者 中粮糖业混改浮出水面

盲目扩张和日益被挤压的市场份额,使得番茄企业,尤其是像中粮糖业这样的代表企业元气大伤,也导致整个行业从红火状态逐渐滑落为多家上市公司的“包袱”

泰禾集团被忧资金缺口 生猛大举扩张能蹦多远

泰禾集团通过大举并购获得土地及项目的开发模式下,对资金的渴求早就超过了一般房企,而在周转速度不如预期时,“造血”速度又跟不上债务增速的一系列问题就更为突出

莎普爱思遭遇史上最大风波 被疑模糊消费者使用风险

莎普爱思滴眼液获得批文的适应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内障”,然而公司在宣传中却模糊掉“早期”二字,且颇有用症状代替疾病之嫌,由此也引来更多的质疑

只见钱来却未见车量产 互联网车企泥沙俱下

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的规划产能已经严重过剩,互联网车企还要在其中分上一杯羹,可谓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不言而喻未来竞争会异常惨烈,“剩者为王”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