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旭豪拿下百度外卖小心机 饿了么还能挤出多大的空间

《投资者报》 记者 潘亦纯 2017-09-04 06:46:00 阅读: 收藏

O2O、创业、融资、阿里、烧钱大战,这些词语如果能取其中之三,就足以引起市场关注了,而饿了么身上完全可以套用这五个关键词



  今年8月,饿了么收购了百度外卖,作价仅5亿美元,完成后,饿了么的市场份额将进一步提升,不过这一行为也引发了市场对于外卖行业后续动作的关注。
  
  张旭豪作为饿了么的创始人之一,近年来在不同场合发表了自己对于饿了么及行业发展的看法,而对于这一次合并,张旭豪表示,此次合作达成后,将实施双品牌发展战略,百度外卖的团队和人员不会发生改变。
  
  近日,《投资者报》记者针对饿了么与百度外卖合并、烧钱能否持续、饿了么未来发展规划等问题,向饿了么方面致电致函,并得到了公司方面的相关回复。
  
  《硅谷海盗》引发的创业梦
  
  自2009年成立以来,饿了么已走过8年,对于张旭豪来说,这8年最大的体验应该是无处不见的“变化”,从大学生变成大老板、从初创者变成专业管理者,这些经历都伴随着饿了么的成长而愈发强烈。而这一切的起初,仅是从一个想法开始。
  
  张旭豪出生于1985年,西安人,在同济大学读完本科后,又在上海交通大学制冷与低温研究所就读研究生。据报道,张旭豪并不是个安分的人,他与几个室友在读研究生的时候,看了一部电影叫做《硅谷海盗》,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一个从0到1的创业故事,“感觉我们也要做一件事情,通过互联网能够改变一些传统行业。”
  
  张旭豪曾对媒体说,“我们的专业是做建筑节能的,因为这个领域不是通过技术去驱动的,更多通过关系去驱动。我们想做通过技术去解决问题的这种创业,所以这个就pass掉了。聊了很多传统的行业,感觉也不太行。后来聊着聊着肚子饿了,就说要么做一个外卖的品牌。”饿了么的雏形“饭急送”由此开始。
  
  饿了么最初的形态是电话接单+订单配送:他们搜集餐馆菜单,用户打电话来订餐,他们去跟餐馆下单,然后取餐送到用户手里,在这个过程中从餐馆那里拿抽成。一开始,是张旭豪团队自己送餐,后来打电话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就雇了十几个人来送,但随着订单增加,这个模式崩溃了。因此张旭豪带领团队转换了创业方向,即更专注做好下单、接单环节,并且要用网站来接单,这已经非常接近现在饿了么的形态。也从这时候,饿了么才真正开始上路。
  
  2011年,饿了么才拿到A轮融资。而创业的第一桶金,是初创团队通过各种方式攒来的,甚至还包括信用卡套现、参加大学生创业项目拿奖金等方式筹集资金,如果这样来看的话,这个项目能从2009年熬到2011年,确实不容易。
  
  脱颖而出皆因商业模式
  
  2009年,互联网O2O遍地开花,外卖领域由于需求大、门槛低,市场入局者颇多,饿了么并不算最早的入局者,也没有在一开始就拿到融资,无法与其他平台一样烧钱砸拼补贴,那么饿了么是如何打败对手并在外卖O2O市场中得以存活的呢?
  
  张旭豪将饿了么脱颖而出归因于“商业模式和技术创新”。张旭豪称,最开始平台对商户收取8%的佣金,但渐渐发现在行业发展的早期,用户习惯没有养成、商户习惯没有养成的时候,这种超前的形式,其实是跟商户对立。很多商户开始有跳单(越过中介直接交易)这样的问题,于是团队开始在模式上进行创新。当时,国外有一种叫做SaaS(软件运营)模式中的按年付费。“我们想,这个模式是否能够用到我们平台上来?我们后来推出了一个SaaS的账号,一年付4820元;半年付2750元,三个月付1630元。当我们把商户付费变成一套SaaS的服务,商户觉得我们是固定收费,这样非常好,多出来的订单都是自己的。”
  
  此外,饿了么还开发了新接单系统。当时的外卖都是下单以后,通过平台、电话和短信传递给商家。而饿了么在餐厅里安装一个电脑就可以方便接单了,“虽然是一个小问题,但是解决了餐厅里面记单难等一系列小的问题。按一下鼠标单子就能自动打印出来,于是很多商家把所有的订单都自动往我们平台上转。”张旭豪对媒体回忆称,到3个月以后、6个月以后,饿了么就从市场份额落后的状态,发展到把竞争对手打出这个市场的状态。
  
  截至2017年6月,8年过去了,饿了么在线外卖平台已经覆盖全国2000多个城市,加盟餐厅达130万家,用户超过2.6亿人,员工超过1.5万人。此外,饿了么团队还获得来自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红杉资本等共9轮融资,融资总额达23.4亿美元,由于阿里资本介入颇多,饿了么也被视为阿里系抢占O2O外卖领域的棋子。
  
  成长伴随食品安全等问题
  
  与其他公司类似,饿了么的成长也是伴随着一系列问题与质疑。尤其是食品安全、骑手不遵守交通规则,以及给社会带来的安全隐患等都给公司品牌带来负面影响。
  
  在2016年的3·15晚会上,饿了么被点名批评,称该平台上的商家涉嫌虚假宣传、无营业执照、卫生差。张旭豪随之发布内部信,承认饿了么确实存在失职之处,并表示将寻求更完善的方式和方法解决问题。
  
  实际上,张旭豪曾在多个场合提及食品安全问题,“作为一个互联网+食品平台,其中重点不是在互联网上,更多的是要在食品上面。” 在张旭豪看来,食品安全问题可以用技术创新解决。
  
  据了解,目前饿了么设有首席食品安全官,主要对食品安全问题负责,包括每个月对10%~15%的商家进行店面现场核查。此外,饿了么在北京、广州、深圳等城市推广“明厨亮灶”,对商家食品制作过程进行实时直播,用户可随时查看。而对于愿意直播的商家,平台会给它更靠前的推位。
  
  此外,“外卖小哥”闯红灯等违规行为造成交通安全隐患也广被公众诟病。据深圳交警统计,今年以来的非机动车违法查处工作中,涉及送餐企业送餐员交通违法33459宗,占12.15%。饿了么目前有上万个骑手,闯红灯等交通违规行为也确实存在,那么作为管理者,饿了么在骑手管理上有哪些相关措施?
  
  饿了么方面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实际上,公司已经推出了多项举措对骑手进行综合管理,例如联合各地交警对骑手进行交通安全培训;推出一人一车一证一码制度,实现对应管理,方便公众监督,如果公众发现骑手出现了违规行为,可以记住其编码进行举报,此外,还推出对骑手实行“交通文明记分卡”的管理制度,累计满12分的骑手将被要求进行离岗培训等举措。
  
  烧钱大战远未结束
  
  目前,饿了么还处于烧钱阶段,据了解,平均每单要烧掉1-2元钱,如此计算,一天就要烧上千万元。张旭豪一直对媒体强调,烧钱是对未来的投入,目前饿了么的目标不是赚钱,而是继续渗透市场,那么所谓的市场渗透要到什么程度,才达到饿了么的目标呢?公司方面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从交易规模来看,目前我国外卖占比不到5%。而在美国,外卖渗透率大约在10%~15%,由此,中国外卖市场还有非常大的渗透空间。这么来看,饿了么烧钱大战还远未结束。
  
  此外,公司盈利问题也备受关注,据了解,目前还没有一家O2O外卖平台宣称自己已经实现了盈利,饿了么也不例外,还是处于亏损状态。张旭豪曾在2017年博鳌亚洲论坛上回应了盈利问题:“在赚钱的路上,目前在很多城市已经盈利了,我们相信只要市场再往上增长一段时间的话,我们的盈利可以把之前所有投进去的钱在一年内赚回来。”不过市场到底要增长到什么阶段,才能实现张旭豪的诺言呢?目前看来,谁也未能给出答案。
  
  整合收购百度外卖
  
  2017年,对于张旭豪及饿了么来说也是变化的一年,8月份,饿了么宣布收购百度外卖,作价5亿美元,合并之后,百度外卖将独立运营一年。
  
  饿了么方面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在发展品质外卖和深耕即时配送的理念上,饿了么和百度外卖高度一致,这是双方合并的首要原因;其次,百度外卖在高端外卖市场积累了丰富、优质的用户和商户资源,饿了么团队包括中高层都非常认可百度外卖的战略和过去所取得的成绩,这是双方合并的现实基础。百度外卖拥有丰富高端的外卖资源和强大的技术能力,饿了么则在交易规模和丰富度、配送运力、融资能力等方面具备优势,两大平台优势互补,将产生显著协同效应。
  
  张旭豪在2016年曾表示,O2O下半场刚刚开始,下半场过去之后,竞争格局很有可能只剩下两家。确实,在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之后,饿了么与美团外卖的竞争已经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到底谁能笑到最后呢?
  
  饿了么掌门人张旭豪和美团外卖掌门人王兴有着诸多共同点,都是大学生创业,在O2O外卖领域都各有特色,但饿了么显然在一二线城市优势明显,而美团外卖则深耕四五线城市,但这是一个博弈场所,随着市场的发展,最终两家之间用刺刀见红来形容也许并不为过。那么,到底是背靠阿里的饿了么取胜,还是背靠腾讯的美团外卖取胜都是一个未知数。
  
  但饿了么未来的发展方向似乎已经显现,饿了么方面认为,外卖消费品质化、多元化仍将成为今后外卖市场的发展趋势。“过去一年,饿了么平台的客单价上升了20%,非正餐时段的订单占比从19%上升到25%,同时鲜花蛋糕、水果生鲜、商超日用等非餐饮品类发展迅猛,新零售成为市场新的利润增长点。”饿了么相关负责人对《投资者报》记者如是说。“在区域市场上,低线城市会成为今后外卖业务拓展的重点。”不过,上述公司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行业面临的最大任务仍然是提升目前较低的市场渗透率,外卖市场的成长还远未达到天花板。■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番茄路“哭晕”投资者 中粮糖业混改浮出水面

盲目扩张和日益被挤压的市场份额,使得番茄企业,尤其是像中粮糖业这样的代表企业元气大伤,也导致整个行业从红火状态逐渐滑落为多家上市公司的“包袱”

泰禾集团被忧资金缺口 生猛大举扩张能蹦多远

泰禾集团通过大举并购获得土地及项目的开发模式下,对资金的渴求早就超过了一般房企,而在周转速度不如预期时,“造血”速度又跟不上债务增速的一系列问题就更为突出

莎普爱思遭遇史上最大风波 被疑模糊消费者使用风险

莎普爱思滴眼液获得批文的适应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内障”,然而公司在宣传中却模糊掉“早期”二字,且颇有用症状代替疾病之嫌,由此也引来更多的质疑

只见钱来却未见车量产 互联网车企泥沙俱下

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的规划产能已经严重过剩,互联网车企还要在其中分上一杯羹,可谓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不言而喻未来竞争会异常惨烈,“剩者为王”

史上首次“零过会”背后杀手锏 新股发行撞上“迟疑则否”时代枪口

政策趋严,对于发行人而言,意味着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成本,用以规范企业运作;对于保荐人而言,意味着需要更加全面和深入的辅导,花费更多的精力在申报材料及反馈意见上,以确保不留疑点

一级资本充足率8.61%将触监管红线 郑州银行二度闯关A股渴望求生

资本充足率反映商业银行在存款人和债权人的资产遭到损失之前,该银行能以自有资本承担损失的程度。而郑州银行的这一指标处于银行业的垫底位置

海信陷入与夏普诉讼战 狂买难解上游真实短板

虽然在拿回北美销售权方面,夏普表现得有些不地道,违背了契约精神,但因其在技术方面的强势,海信却不得不陷入被动局面

遮努煮酒海中南:攻破“喝酒伤身”难题 欲做酒业革新者

遮努煮酒创始团队成员拥有焖锅酒非遗传承人、中医药、会所经营、工业设计背景。通过创始人私人关系结识的一些老将军、老干部、公司老板成为“遮努煮酒”的种子用户

“虐童风波”致威创股份股价跳水 幼教资本化是天使还是魔鬼?

近期幼教行业中频频曝出的虐童事件,令威创股份股价大幅下跌。资本的介入,使得被收购幼儿园扩充大量加盟商,以提升业绩。但加盟制管理难度大、监控困难,虐童案事件也就更难以避免

雏鹰农牧面临最长猪周期魔咒 1.35亿元抢占沙县小吃寻援兵

国内生猪养殖行业市场化程度很高,因此养猪企业几乎无一能够避免“猪周期”的影响。如何在“猪周期”低谷不亏损甚至盈利,也成为整个行业最大的考验

投资头条 MORE

券商称细分子行业藏龙卧虎 机构性持续慢牛机会可期

在当下节点上,券商提出了拥抱与消费升级相关“金融、消费做底仓,制造为先锋”的投资布局主思路

机构称趁震荡抓住主线建仓 保利地产等10只个股被集中推荐

12月1日~12月7日券商集中推荐的股票前四名为:东江环保、保利地产、浙江鼎力、宇通客车,这4家公司分别属于深圳A股和上海A股。

超七成权益类基金11月折戟 基金经理称选股难度加大

“抱团取暖”的基金经理们这回的确感受到股市回调、收益下跌的一丝寒意。那么,白马股的行情是否戛然而止?当前投资者又该如何选择基金产品?

嘉实19年夯实资产管理核心竞争力 旗下17只翻倍基金

嘉实基金立足“全天候、多策略”新投研模式,通过专业的主动管理能力为投资者持续创造财富增长。旗下成立以来业绩翻倍的基金多达17只,今年亦有18只基金收益率超过30%

基金称趁调整换思路布局 年末四行业频抛橄榄枝

临近年底,市场仍将以结构性机会为主,博弈情绪依然浓厚。不过短期市场仍存压力,但回落幅度相对有限

对标茅台只为杀出一条血路 水井坊围猎高端白酒

高端白酒品牌需要长期培育,企业不可能依靠单一产品短期实现高端化。而在中国高端白酒市场,至少短期内还难以有企业能撼动贵州茅台与五粮液的双巨头格局   

番茄路“哭晕”投资者 中粮糖业混改浮出水面

盲目扩张和日益被挤压的市场份额,使得番茄企业,尤其是像中粮糖业这样的代表企业元气大伤,也导致整个行业从红火状态逐渐滑落为多家上市公司的“包袱”

泰禾集团被忧资金缺口 生猛大举扩张能蹦多远

泰禾集团通过大举并购获得土地及项目的开发模式下,对资金的渴求早就超过了一般房企,而在周转速度不如预期时,“造血”速度又跟不上债务增速的一系列问题就更为突出

莎普爱思遭遇史上最大风波 被疑模糊消费者使用风险

莎普爱思滴眼液获得批文的适应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内障”,然而公司在宣传中却模糊掉“早期”二字,且颇有用症状代替疾病之嫌,由此也引来更多的质疑

只见钱来却未见车量产 互联网车企泥沙俱下

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的规划产能已经严重过剩,互联网车企还要在其中分上一杯羹,可谓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不言而喻未来竞争会异常惨烈,“剩者为王”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