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万元到亿万元的膨胀之路 雅戈尔66岁老板李如成又要豪赌?

投资者报 向劲静 2017-07-17 16:59:00 阅读: 收藏

       

      “我有信心,用五年时间再造一个雅戈尔。”这是一位逐渐淡出公司经营的服装业大佬——雅戈尔集团董事长李如成,再度出现在台前的豪言壮语。

  提起李如成和雅戈尔,都被业界称为一个传奇。30多年前,李如成以两万元的知识青年安置费起家创办雅戈尔,在地下室,靠几把尺子、剪刀、小板凳拼凑起来的手工作坊,逐渐壮大成为如今衬衫、西服生产基地于一体的一家上市公司。
  李如成将雅戈尔打造成为中国服装第一品牌,同时又频频走上资本运作这条路,也因此被称为“最不务正业”的企业家。
  如今,李如成打算如何再造一个雅戈尔?一路走来,他到底有多么“不务正业”?背后又是如何将雅戈尔从地下手工作坊做成一个大企业?

  从农民到厂长

  1958年,由于李如成父亲的缘故,全家人从繁华的大上海下放到宁波南郊段塘镇。为生活所迫,刚满7岁的李如成和村里小伙伴们一起编织草帽,一顶仅挣几分钱。不仅如此,他还当过每天只赚两分钱的放牛娃。10岁时,李如成父母相继病故,他和一个姐姐两个弟弟相依为命。15岁那年,初中尚未毕业,李如成便主动报名到灯塔大队雅渡村“插队”务农,一待就是15年。
  1980年岁末,数千万知青开始陆续返城,已近而立之年的李如成来到了镇办的“青春服装厂”。
  名义上说是一家工厂,但其实那只是用两万元安置费勉强建起来的、不折不扣的小作坊。车间就在村边戏台的地下室,缝纫机之类的工具都是大家从自家搬来的,主要业务是为其他工厂代加工一些短裤、短袖衫等低档产品。虽然条件简陋、艰苦,但李如成却十分珍惜这难得的工作机会,凭借勤奋努力,进厂不久便被任命为裁剪组长。
  然而,不久之后,工厂便受到市场大潮的冲击,业务断档,100多名知青面临失业窘境。此时李如成偶然听人讲起东北有一厂家需要找合作伙伴,便主动请缨前去联系。几经周折,终于拿到了这笔令企业绝处逢生的单子,12吨面料发来,激发了李如成潜在经营的管理才能,他既当设计师,又当调度员,把各个环节安排得妥妥帖帖。
  从当年结算来看,工厂利润从最初的几万元猛增至20万元,工人月工资从二十多元涨到七八十元。李如成也由此得到了大伙的信任和拥戴,在职工的一致提议下,李如成成为青春服装厂的厂长。
  当时,横向联营是乡企生存发展的一条有效通道。李如成上任不久,捕捉到这样一条信息:百年老厂上海开开衬衫厂正在寻找联营加工点。他当即赶赴上海,双方联营一拍即合。短短两三年间,李如成赚取数百万元的利润,掘得宝贵的第一桶金。

  雅戈尔名字的由来

  李如成通过横向联营,青春服装厂学到了先进的管理经验,培育了一支队伍,还完成了一部分资本和技术的积累,有了一定的业务通道。
  但由于横向联营受制于人,发展空间较窄,企业要再上台阶,就需要创造自身独立的品牌。就市场而言,当时处在短缺经济大背景下,好产品是“皇帝女儿不愁嫁”。1986年,李如成刚刚把自己的第一个品牌——北仑港衬衫推向市场,便受到各地商家的追捧。山城重庆发来一份紧急电报,“山城人民盼北仑港,火速发货”。第二年北仑港被国家商业部评为全国畅销产品。
  当众人还沉浸在“北仑港”旗开得胜的喜悦中,李如成却意识到北仑港品牌的局限性:品牌地域色彩太浓,文化含量不够,缺乏提升空间。
  1990年,在李如成的精心运作下,一个全新的中外合资企业雅戈尔制衣公司宣告成立。YOUNGOR(雅戈尔)是“青春”两个字的英文名称,李如成认为,“雅戈尔”既有着“青春”厂的历史延续,又寄托着对未来的期待。当年8月,雅戈尔与澳门南光公司组建合资厂,一个全新的中外合资企业宣告成立。
  之后的几十年里,在面对暴利的房地产业和金融行业时,李如成开始了自己“三驾马车”并驾齐驱的时代。雅戈尔于1992年开始涉足房地产开发,公司在宁波、苏州等地相继开发住宅、别墅、商务楼等各类物业。伴随着中国房地产的爆发式增长,房地产投资也让雅戈尔赚得盆满钵满。
  李如成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1998年,雅戈尔公司成功上市,开始涉足资本市场。

  被照顾的“神算子”

  李如成曾说:“股权投资雅戈尔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现在我到外面去,人家对我评价,‘你是中国的巴菲特,每个项目做得都很成功。’这句话错了,很多投资项目初衷都不是想挣多少钱,是政府给我的照顾。” 
  “照顾”一词用得恰当,当雅戈尔越来越壮大之后,地方政府就需要雅戈尔去“照顾”一些企业。李如成本不愿接受,但又推托不掉。比如宜科科技是雅戈尔在上市前政府要硬搭进来的,“雅戈尔要上市没办法”,无奈之下成了大股东。
  1997年4月,宁波商业银行组建,市领导希望为银行找几个有实力的股东,也让雅戈尔参与。尽管担心银行不容易做,李如成也不好拒绝。
  投资中信证券更是有点误打误撞因素,雅戈尔1998年上市后想在新兴行业里寻找项目。李如成对证券行业颇感兴趣,在他眼中,中信证券属于比较规范的国有企业,股东背景也不错,都是一些国有大中型企业,“正好跟我们有一个互补。”中信证券之后的上市,以及券商会成为牛市中攻势最强的板块,都在他的意料之外。
  也正由于这几起半推半就的投资,在10年后修成正果,收益颇丰把李如成自己也吓一跳。2007年1月,广博股份登陆深圳中小企业板,2008年1月25日的收盘价为15.22元,而雅戈尔的持股成本为1.52元。宜科科技2004年就已上市,2007年4月,雅戈尔又增持宜科科技到持股29.84%,成为其控股股东。2008年1月25日,宜科科技的收盘价为17.25元,雅戈尔第一次入股投入的1623万元已放大了约9.5倍。
  2007年7月19日,宁波银行挂牌上市,成为国内第一批上市的商业银行,不到10日,股价涨幅就超过200%。2008年1月25日,股价为18.15元,雅戈尔当年投资成本不过每股1.01元。
  让雅戈尔钱包迅速膨胀的是中信证券一役。雅戈尔的持股成本为1.7元,总投资成本不过3.2亿元,2007年2月,雅戈尔减持了3012万股,套现7.5亿元。减持后仍是中信第四大股东,2008年1月25日,中信证券收盘价为76.02元,雅戈尔账面收益放大了44倍。
  2007年初,一家财务咨询机构负责人在宁波见到李如成,当时投资中信效果已显现。令他惊异的是,稳重的李如成居然也会喜形于色,“我做了30多年服装,利润都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李如成告诉他,“但投资就是不一样,一下子就能赚制造业30年的钱!”

  如意算盘终落空

  在投资中赚大钱后的李如成,便开始不计成本的拿地,成为当时的“高价地制造机”。
  2004年,雅戈尔开始走出发家地宁波,并在长三角制造数个高价地,也为日后的地产业务收缩埋下了伏笔。同年,在苏州工业园区国有土地使用权拍卖会上,雅戈尔以14亿元拿下了湖东的三块地,总面积超过25万平方米,这在当时被认为是“天价”。
  2007年,雅戈尔以4.15亿元的代价竞得的位于苏州市相城区齐门北大街西、阳澄湖西路北地块,楼面价4416元/平方米,成为当年相城区地价之冠;同一年,雅戈尔摘得杭州市杭州商学院地块,轰动杭州地产界。
  对于雅戈尔而言,最出彩的莫过于2010年,雅戈尔以24.21亿元竞得杭州市申花区53号地块和56号地块,成交价格达11.65亿元和12.56亿元,合计24.21亿元,刷新了当地土地出让的单价纪录。
  地产成为雅戈尔绝对的主业。以2009年为例,雅戈尔房地产业务取得了51.96亿元的营收,净利润达11.91亿元,而同期服装板块的净利润仅为4.45亿元。
  盛极而衰,此后房市波折和股市的一蹶不振让李如成的如意算盘落空。自2011年起,房地产调控开始逐渐实施,并显现了威力,包括杭州、上海、宁波等雅戈尔布下重兵的城市均出台了限购政策,楼市开始降温。
  调控开始的当年,雅戈尔的业绩遭受重创。2011年,雅戈尔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0.49%至115.4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34%至17.6亿元。
  没有房地产这个强劲的利润来源,2012年,雅戈尔不得不宣布,重回服装主业,调整投资规模,集中资源向品牌服装投入。2013年,拿下杭州地块的第三个年头,遭遇调控的雅戈尔,仅付出了一半的地价,业务受困的雅戈尔不得不“壮士断腕”,损失掉4.84亿元的合同定金,退掉了此前拍得的杭州申花地块。

  又设百亿新赌局

  如今,66岁的雅戈尔集团董事长李如成已经跻身全球亿万富豪行列,他决定又要豪赌一把。这位近年已经逐渐淡出公司运营的服装界大佬,去年年底又再度站到台前,宣布了一项超级计划——“用五年时间再造一个雅戈尔”。 
  新材料、新面料、新工艺、新品牌和新服务——李如成宣布,他将在三年时间内,投入100亿元,启动科技与创新战略,“打造服装实体产业发展的加速度,成为中国服装行业、乃至整个服务产业的时尚坐标。”
  为此,李如成蓄势已久。2015年,他挖来了乔治阿玛尼的设计师、台湾人龚乃杰担任公司设计总监。新装修的雅戈尔之家,请来的是顶尖设计师Philip Handford,以往他们只为Burberry等奢侈品牌设计门店空间。
  为此,李如成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飞赴欧洲,拜访各大顶级面料供应商。这些有着上百年历史的供应商,以前主要供应LV等传统奢侈品牌。他坚信,中国市场的时尚传导机制,会复制欧美市场的传统发展路径——大众会追随各个领域的偶像级人物的一举一动,从而掀起时尚的大变迁。
  虽然不确定因素和争议颇多,这条道路依然前途未卜,但这位不服输的服装大佬决心已定,想把传统上一直消费国际品牌的那些消费者,一个个争取到自己的队伍里来。

  这一次,他会赌赢吗?■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番茄路“哭晕”投资者 中粮糖业混改浮出水面

盲目扩张和日益被挤压的市场份额,使得番茄企业,尤其是像中粮糖业这样的代表企业元气大伤,也导致整个行业从红火状态逐渐滑落为多家上市公司的“包袱”

泰禾集团被忧资金缺口 生猛大举扩张能蹦多远

泰禾集团通过大举并购获得土地及项目的开发模式下,对资金的渴求早就超过了一般房企,而在周转速度不如预期时,“造血”速度又跟不上债务增速的一系列问题就更为突出

莎普爱思遭遇史上最大风波 被疑模糊消费者使用风险

莎普爱思滴眼液获得批文的适应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内障”,然而公司在宣传中却模糊掉“早期”二字,且颇有用症状代替疾病之嫌,由此也引来更多的质疑

只见钱来却未见车量产 互联网车企泥沙俱下

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的规划产能已经严重过剩,互联网车企还要在其中分上一杯羹,可谓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不言而喻未来竞争会异常惨烈,“剩者为王”

史上首次“零过会”背后杀手锏 新股发行撞上“迟疑则否”时代枪口

政策趋严,对于发行人而言,意味着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成本,用以规范企业运作;对于保荐人而言,意味着需要更加全面和深入的辅导,花费更多的精力在申报材料及反馈意见上,以确保不留疑点

一级资本充足率8.61%将触监管红线 郑州银行二度闯关A股渴望求生

资本充足率反映商业银行在存款人和债权人的资产遭到损失之前,该银行能以自有资本承担损失的程度。而郑州银行的这一指标处于银行业的垫底位置

海信陷入与夏普诉讼战 狂买难解上游真实短板

虽然在拿回北美销售权方面,夏普表现得有些不地道,违背了契约精神,但因其在技术方面的强势,海信却不得不陷入被动局面

遮努煮酒海中南:攻破“喝酒伤身”难题 欲做酒业革新者

遮努煮酒创始团队成员拥有焖锅酒非遗传承人、中医药、会所经营、工业设计背景。通过创始人私人关系结识的一些老将军、老干部、公司老板成为“遮努煮酒”的种子用户

“虐童风波”致威创股份股价跳水 幼教资本化是天使还是魔鬼?

近期幼教行业中频频曝出的虐童事件,令威创股份股价大幅下跌。资本的介入,使得被收购幼儿园扩充大量加盟商,以提升业绩。但加盟制管理难度大、监控困难,虐童案事件也就更难以避免

雏鹰农牧面临最长猪周期魔咒 1.35亿元抢占沙县小吃寻援兵

国内生猪养殖行业市场化程度很高,因此养猪企业几乎无一能够避免“猪周期”的影响。如何在“猪周期”低谷不亏损甚至盈利,也成为整个行业最大的考验

投资头条 MORE

券商称细分子行业藏龙卧虎 机构性持续慢牛机会可期

在当下节点上,券商提出了拥抱与消费升级相关“金融、消费做底仓,制造为先锋”的投资布局主思路

机构称趁震荡抓住主线建仓 保利地产等10只个股被集中推荐

12月1日~12月7日券商集中推荐的股票前四名为:东江环保、保利地产、浙江鼎力、宇通客车,这4家公司分别属于深圳A股和上海A股。

超七成权益类基金11月折戟 基金经理称选股难度加大

“抱团取暖”的基金经理们这回的确感受到股市回调、收益下跌的一丝寒意。那么,白马股的行情是否戛然而止?当前投资者又该如何选择基金产品?

嘉实19年夯实资产管理核心竞争力 旗下17只翻倍基金

嘉实基金立足“全天候、多策略”新投研模式,通过专业的主动管理能力为投资者持续创造财富增长。旗下成立以来业绩翻倍的基金多达17只,今年亦有18只基金收益率超过30%

基金称趁调整换思路布局 年末四行业频抛橄榄枝

临近年底,市场仍将以结构性机会为主,博弈情绪依然浓厚。不过短期市场仍存压力,但回落幅度相对有限

对标茅台只为杀出一条血路 水井坊围猎高端白酒

高端白酒品牌需要长期培育,企业不可能依靠单一产品短期实现高端化。而在中国高端白酒市场,至少短期内还难以有企业能撼动贵州茅台与五粮液的双巨头格局   

番茄路“哭晕”投资者 中粮糖业混改浮出水面

盲目扩张和日益被挤压的市场份额,使得番茄企业,尤其是像中粮糖业这样的代表企业元气大伤,也导致整个行业从红火状态逐渐滑落为多家上市公司的“包袱”

泰禾集团被忧资金缺口 生猛大举扩张能蹦多远

泰禾集团通过大举并购获得土地及项目的开发模式下,对资金的渴求早就超过了一般房企,而在周转速度不如预期时,“造血”速度又跟不上债务增速的一系列问题就更为突出

莎普爱思遭遇史上最大风波 被疑模糊消费者使用风险

莎普爱思滴眼液获得批文的适应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内障”,然而公司在宣传中却模糊掉“早期”二字,且颇有用症状代替疾病之嫌,由此也引来更多的质疑

只见钱来却未见车量产 互联网车企泥沙俱下

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的规划产能已经严重过剩,互联网车企还要在其中分上一杯羹,可谓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不言而喻未来竞争会异常惨烈,“剩者为王”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